Entries

Are you sure?10(为了报答艾酱@v<!完结了!)

忽然喜欢上了艾酱!用"= ="表情来问我好些了没的艾酱,击中了我的萌点!

请不要吓的逃走嘛……那么,更新开始了…

性格扭曲有,请自备保心丸=.=

×××

奔跑…奔跑……尽管已经没有人会在身后追着他……

时间比平时晚了些,没有浓重夜色的掩护王耀必须加倍的小心。即使是休息日,学校也没有允许学生外宿,而他明显是在违反校规。
同样的路已经走过很多次了,而此时此刻的狂奔,即会是最后吧。

印象中的石桥马上就到……
猝不及防的被抱住,王耀心中一惊,会这么做的不可能是瓦修!……
从石头铺成的小道翻滚到路边的草地,直到后背撞上一棵冷杉才他才有机会看清楚妨碍他的人——

“小耀……”

淡金色的发,紫色的眼睛,他无法忘记,无法割舍,却只能深埋在心底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一把怒火从心而起直窜而上,焚烧着王耀的修养与理智。

他还来纠缠他干什么?!

伊万赶忙将撞上了坚硬树干的王耀从草地上拉起。

“你没事吧小耀?哪里疼吗?”他关切的询问并来回审视,并为自己能发自内心的关心别人而感到既意外,又欣喜。王耀低着头久久没有回应伊万的呼唤,他以为他是撞疼了说不话来。

“啪!”
伊万的手指只在那尖细的下巴上停留了不到1秒。

比他小的多的手用力将他的甩开,伊万正觉得奇怪,却对上王耀仿佛燃烧着两把烈火的黑色眼睛,它们由于愤怒而闪闪发亮,就像两颗黑水晶,但现在明显不是欣赏的时候。

“小……”
“放手!!”王耀很生气,他忘记了要保持安静,只想站起来赶快从这个不可理喻的家伙身边离开。可伊万死死的抓着王耀的衣摆,他很用力,王耀也是,他几乎能听见布料快要被撕裂的声音。

“……别这样小耀…”跪坐在地上的伊万仰头请求着。


他一直以来都以伤害王耀为乐,在一起时一味的索取,一点去关心爱护王耀的念头都没有,有的只是掠夺之心。
可最后,王耀也没有责怪过他,他是唯一一个全身心的爱着他,无条件包容他的人,可他却亲手将王耀推开了……是被践踏人心的快感蒙蔽了吗,为什么那么久都没有看清王耀的真心。
为什么不能尝试温柔的对他。

还没有见过王耀的笑脸,痛苦的、伤心的、惊慌的……这些都看过,唯独没有快乐的。
让王耀为他而笑……
他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的从床上滚了下来,可他并不觉得糟糕,反而认为理所当然,于是他连鞋也来不及穿就跑了起来。

就像最开始的那样,寻觅,追逐着王耀。


要找到他…狠狠的抱住他…
抱住他以后呢?
……请他原谅我,直到他原谅我。
还有呢?
告诉他……
什么?

告诉他…………


“我喜欢小耀……!!”

继续阅读

Are you sure?9

相当罕见的,伊万比王耀先醒来,他侧过脸端详着王耀的面容,昨晚的记忆在脑海里愈加鲜明。

……连同上次一样,做爱时王耀总是以后背示人。那是他的特殊癖好吗…伊万很快否决了这个假设,王耀的背部又白皙光滑,他很喜欢嘴唇和手指碰到那片肌肤的触感,可却更想知道王耀是以怎样的表情来接受被“不喜欢自己的人”侵犯,如果他能发出声音就更好了……想像王耀清亮的嗓音混着哭腔哀求自己的画面,伊万体内的嗜虐因子开始蠢蠢欲动。

是因为没有说喜欢他所以在闹别扭,这个假设比较能自圆其说,看不见脸所就无法得到更多的乐趣,要是对王耀示爱能让他对自己更死心踏地,倒也不是坏事。

这可真有趣……找到了新乐子,伊万愉快的计划着。对他来说校园生活太过枯燥,不找些事打发时间会无聊死,在认识王耀以前他以欺负同学为乐,后来又热衷于跟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在夜晚的大街上乱晃寻找合适的猎物,而现在,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王耀身上了。

继续阅读

Are you sure?8(破了!破什么,大家都知道……)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Are you sure?7

课间休息时亚瑟迫不及待的去隔壁班找王耀。王耀的气色看来比平时稍差些,但还不至于太憔悴,他暗暗放下心来。

“怎么了吗亚瑟?”
“呃…陪我去买点东西好吗王耀,我要买很多,没法拿。”亚瑟说完就拉着王耀往小卖部的方向走,他得找个人少点儿的地方——

你跟伊万是在交往吗?

这是亚瑟想问的,他并不是一个热衷探究别人隐私的人,可那是王耀……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被(在亚瑟心中)臭名昭著的伊万给糟蹋。
没错,糟蹋。绝对不行。不过……这实在很难启齿。

抱着一堆零食,亚瑟第5次鼓起勇气,却依旧是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说出来。他认命的掏出钱包为自己随便找的借口买单,王耀看着他,觉得他今天吞吞吐吐的不同往常,这时从钱包里掉出的一个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片正方形的,薄薄的……

等王耀确认那是什么时,他的脸已经不可抑制的红透了,只见亚瑟弯下腰飞快的将它塞进钱包最深处,再将钱包放回口袋里——这前后只花了几秒钟,可能不超过3秒。

“这是您的找零。”在超市打工的可爱女孩怯怯的把零钱放在桌面,然后迅速的收回手。

幸好收银台很高,她看不到。亚瑟胡乱的把零钱抓起塞进裤兜,数也不数,并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超市。

回教室的路上,王耀和亚瑟各提着两大袋零食不发一语。直到上课铃响,亚瑟才恍然想起他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告诉王耀。
“放学后见。”他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就匆匆跑进教室,连同他的战利品。
王耀想提醒他别捧的太高挡住视线,可已经晚了——在他回到自己座位的时候,隔壁教室的大笑声已经持续了1分多钟。

×××

……在哭。

半夜,王耀迷迷糊糊的听见微弱的声音,很轻,可就在他耳边。在黑暗中他伸出手去确认身边人的状况,当碰到伊万的脸时一手的湿润。
伊万似乎哭了很久,他很伤心,嘴里喃喃的说着许多王耀听不懂的话,可能是因为他不明白那种语言,也有可能那只是几个无意义的发音凑在了一起。

昨晚他也哭了吗……王耀努力的回忆,接着他想到那晚他几乎是疼晕过去的,身体立刻反射性的因恐惧而僵硬。几个深呼吸后他使自己平静下来,不再去想痛苦的经历。伊万的哭声没有停止,王耀不忍的支起上身想亲眼看看伊万哭泣的脸,可太黑了,要是开灯令伊万因此醒来反而会让他不自在……善解人意的又躺回床上,王耀伸手将伊万拉入怀里,任他汲取自己的体温。轻柔的抚摸那头细软的发丝,他模仿着母亲照顾孩子的动作。

事实上,他现在既欣喜,又满足。在他的怀抱里,很快的伊万停止了哭泣,呼吸声重又回归平稳。王耀有些不舍的松开已经发麻的手。

他一直告诫自己别再陷下去,但苦苦克制的感情早已如潮水般泛滥,再也收不回来。



亚瑟撇了撇嘴,他叫了几声王耀的名字,可他就是没有理睬,想让王耀帮忙再泡一杯茶的计划泡汤了,他走到王耀面前,故意碰掉了桌上的一个文件夹,这个幼稚的行为马上把王耀的魂儿从九霄云外给叫了回来。

“哦,怎么这么不小心?”脾气温和的王耀捡起文件夹,觉得好友今天反常极了。他放下文件夹,凑近脸观察着亚瑟,想找出些证明他不对劲儿的证据。

“…嘿,干嘛这样看、看我?”

“超市的事我已经忘记了,你不用太在意。”想了半天也只有这个原因。王耀拍了拍亚瑟的肩膀,有几分为他安慰打气的意味。

“什……什么?那个不是我的,是、是该死的……”

没有听完亚瑟的辩解,王耀投以“我明白,你也到这个年纪了”的眼神,就拿着两只空杯子去了茶水间。

“你自己还不是……”和伊万搞一夜情!羞愧难当的亚瑟张口想要反驳,但……他当然没有说出来,幸好他没有说出来。他拍了拍胸口,庆幸自己反应够灵敏。

“你说什么?”王耀的声音从茶水间传出。

“没什么……”想了想,亚瑟决定还是亲口确认一下比较好,“王耀…你……最近好吗?”

“喂!”王耀举着杯子伴随着茶水的香气走出来,好看的脸上写着不满。“别问的好像我们很久没见一样,我昨天生病只是个小意外,现在已经恢复健康了。”

“那…你……有没有在交往的对象了?”

“——当然没有了。”王耀坐在位置上,边翻看着报表边回答,没有丝毫迟疑,而这个答案是亚瑟预料中的。
接过自己的那杯茶,他浅浅的啜了一口。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说不定现在王耀正在后悔呢。既然如此,他还是替他保密,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好。

“……你干嘛突然问这个?”王耀像是才发觉好友过于鸡婆。

“嗯…没什么,随便问问。对了,这个……”亚瑟从钱包里掏出一张游乐园招待券放在王耀面前。“试营业中,我托人要来了票,还记得吧?就定在这个周末,之前我们约好的……”


“桂花糕,我没有忘记。”仔细的将招待券收好,王耀咧嘴一笑。


Are you sure?6

亚瑟·柯克兰一向认为自己的厨艺不差,尤其是在制作下午茶必不可少的点心上。
此时他正捧着一纸袋刚出炉的新口味司康饼前往学生会所在的办公楼,那是一栋外墙被刷成红色的建筑,并不高,由于已经有些年头了显得有些老旧,不过亚瑟偏偏就喜欢它所饱含历史感。
他所选择的这所高中的名气或许不是最响,可承担的社会责任及教学理念却令众多学子慕名而来。轻松愉快的学习氛围,博学幽默的老师,友好的同学,相信所有学生都不会后悔他们当初的选择。

“…听说被瓦修关了一晚的禁闭呢,将水桶顶在头上……”
“太可怕了!他只是去校门口取外卖的PIZZA吧?!”
“……没办法啊,规定了11点后不准在校内游荡嘛…可怜的菲里西亚诺……”
“——这学校好可怕我想转学!”

与亚瑟错身而过的学生们系着红色领带,正聊着无关痛痒的话题,他们无忧无虑的模样令亚瑟想起了他还是新生的时候。入学典礼、学生会竞选、校运动会…这一切似乎还历历在目,但再过几个月他就要毕业了。低头看到胸前墨绿色的领带,脚下踩着片片金黄的杏叶,眉眼似乎也染上了秋天特有的愁绪。

“哟嗬小亚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身着白大褂的金发男子倚着一棵杏树,朝他抛了个飞吻。
亚瑟所谓的忧愁立马就消失的不见踪影。
法叔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保健室没关系吗?”
“因为我有些事想跟你确认一下…电话里说不清楚的事。”


“……所以说,你有什么线索么?”自顾自的取出一块司康饼,弗朗西斯的表情在食物进嘴的后一秒变的古怪。他瞄了眼亚瑟正陷入沉思的侧脸,狠了狠心还是吞了下去。
“哥哥出来太久了该回去了…这些就当是哥哥提供情报的酬劳……唔恶…”

没有注意到弗朗西斯的小心思,亚瑟摆了摆手,随后拿出手机接通了阿尔弗雷德的电话。
他得确认一件事。

×××

伊万·布拉金斯基。
是他负责把王耀送回去的。

电脑屏幕的白光映在亚瑟的脸上,他移动着鼠标,眼睛一眨不眨的翻看着文档里的资料。过了一会儿,他给自己重新泡了杯红茶,借此来放松紧绷的神经。从弗朗西斯那里他得知王耀生病了,并且他不听劝告带病上课……

“…王耀的病一定是昨晚折腾出来的。”弗朗西斯以他专业的医学知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下了定论。

他真想去探望他可怜的朋友,不过依照弗朗西斯的建议,王耀需要安静,他也一定不喜欢被问长问短。
该死的,要是昨晚他不喝那么多,送王耀回去的是就他,伊万根本没有插手的可能!亚瑟揉着自己的头发,神情懊恼。

对了,他可以去找伊万!
这个突然冒出的念头驱使他迈开步子。没错,去找伊万那个混蛋问个清楚总比呆在这什么也做不了的好。
他会为他的朋友讨回公道。


×××

黑暗中王耀摸索着打开手机,发现已经是晚上8点,他睡了很久。而事实证明睡眠对恢复健康相当有效。摸了摸额头,又坐起身动了几下,他发现自己好多了。
吃过饭后离门禁还有一段时间,王耀穿上外套,决定出门散个步顺便透透气。
今晚的星星很漂亮,他边走边抬头看,想起了过去和弟妹们一起数星星讲故事的日子。

走到半路,王耀才想起该给亚瑟报个平安,打了电话过去那头始终忙音。
明天再找他好了。
就在他要返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鬼使神差的走到了伊万的宿舍楼下。

伊万的房间亮着灯,王耀抿了抿嘴,站在冷风里想了又想,还是走了上去。
有点想见他。

所以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


“…怎么是你?”眼前人的出现明显出乎伊万的意料,他以为是那个有着粗眉毛的学生会主席又来找他的碴了。
就在30分钟前,那家伙在王耀现在正站着的地方对他劈头盖脸的一番质问。

“你对王耀做了什么?!”
“你是谁?”
“亚瑟·柯克兰!王耀的亲友,学生会主席,你的学长!”望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伊万,亚瑟气急败坏。这个该死的狗熊!仗着身材优势对王耀做了什么事!!
“晚上好柯克兰学长,要进来坐吗?”
“不!”
扫了一眼乱七八糟的室内,亚瑟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了,他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请你,告诉我,你,昨晚,对王耀,做了什么?!”

被那双燃烧着怒火的绿色眼睛瞪着,伊万无辜的耸耸肩,“没什么,只是一夜情。”

嘣。

像是绷着的绳子断掉的声音。

“他…他X的!是你强迫他的吧!是你趁人之危吧?!你害的他病的那么重!%¥#@&%……”
“学长,你这样会吵到别人哦。”
“他X的老子才不管!……”
“——而且我可没有强迫他,他自愿的。好了,我要洗澡了。”伊万作势要关门,却因一股相反的力道不能关上。

“你说……王耀是…自愿的?你没骗我?”
亚瑟的面色变得凝重,他不敢置信的求证,好像面对的是能够宣判他死刑或无罪释放的法官。

伊万没有说话,只是当着亚瑟的面关上了门。
他感到委屈,他有什么必要去骗人呢……本来就只是一夜情嘛。


可如今,一夜情的对象正站在他面前。

他的脸色真不好……伊万打量着不到自己肩膀的小个子,他咬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应该让他进来坐坐,外面风大。伊万这么想,于是一把将王耀拉进屋。

以为自己不受待见的王耀被伊万没有预兆的行动吓了一跳,紧接着浴室传出了水声——伊万把他晾在那,自己去洗澡了。

房间里杂乱的堆着些书,脏衣服,王耀从沙发上清理出一块可以坐的地方,随手拿起一本原文书翻看。事实上他才没有心思去看这本书在讲些什么,那蚯蚓般的字母一个也没有钻进他的脑袋。他很紧张,非常的。他侧着耳朵倾听浴室里的水声是否停了,又猜测伊万什么时候出来。
他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正当王耀脑袋里一团乱的时候,伊万下身围着条毛巾,大大咧咧的走出来。

见王耀坐在沙发上看书,伊万疑惑的问:“你不睡觉吗?”

睡……睡觉?
看了眼曾睡过一晚的床铺,王耀希望伊万没有发现自己的脸红了。

“睡觉。”伊万像拎小鸡一样把王耀脱光了丢上床,然后抱着他,“晚安。”
他关了灯。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王耀眨了眨眼睛,他以为伊万要做那种事……可他没有,均匀的呼吸声从上方传来,伊万已经睡着了。


他是在做梦吗?

Appendix

雁过留声

踩点不是谁都可以玩的囧
尽情的来吧@_<~☆

为爱呐喊

天窗联盟 魔都同人祭

时如逝水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按图索骥

崩毁的世界|棐歶 Noah's Ark|诺亚 末末|纯洁是她唯一的缺点…你信吗- - Euthanasia|有钱美少女影影-3- F.T.W|牛奶…下流…… Ant Caves|小最壮,摸头 肉&糕|日夜颠倒萌音小红 提尔唯亚|6淫 非。常口|很会画画的小乱麻 non compos mentis.|黑绵羊。 相對性理論|勃起 汐城幻境|汐城幻境 風の誓い|小佑 中俄友好條約執行部|萱草 + ReWonderland +|鱼饼子 歸塵|13 卖水管的王老板|╰七月C 老爷|好可爱好娇小却有着霸王之气的老爷啊 AA|你个天然呆

治愈萌物

長樂未央宮|柳戠 眉来眼去|loli武士 _______Ich liebe dich.|阿乙 窗外都是花|勺勺 时之沙|spicaning GreenDoll|greendoll Росситай|九海 夏の花|卡卡 夜色深沉|更夜 273K|SL 浮生半日閒|風偃 【 3 × 3 】|玖狩 inkerpape|广场2号

寻寻觅觅

Extra

其人

秋尚音

Author:秋尚音
年龄:本命年它已经过了
生日:8月25日
星座:室女座
血型:O型

★没用人
★好说教
★情绪化
★空想家

***恢复HP的INN***

★声优类★
石田彰、保志总一朗、绿川光、井上和彦、岸尾だいすけ、諏訪部順一、浅川悠、桑岛法子、皆川纯子

★角色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潘朵拉之心】布雷克
【金色琴弦】柚木梓马
【遥远时空中】安倍泰明
【Fate Stay Night】Archer
【舞hime】夏树
【Vocaloid】始音KAITO
【Tales of】リッド・ハーシェル、リオン・マグナス
【最终幻想】Squall、Sephiroth
【秋之回忆】南 燕

★配对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Fate Stay Night】Archer×凛
【舞hime】静留×夏树
【最终幻想】Sephiroth×Cloud

★和我做好碰友★ Jun's Milk Box Jun's Milk Box

畅所欲言

自言自语

万国博览会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