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财迷心窍14

总算完了(抹汗
长到我忘记了剧情,要是有BUG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吧……
漏洞和硬伤很多,总之谢谢看完= =+
×××

从一堆硬币和纸钞中醒来,王耀感到莫名的寒冷。自从与伊万不欢而散后他就没有睡好过,需要靠数储蓄罐里的钱来打发漫漫长夜,往往凌晨才备受煎熬的睡去。
孤儿院的事依旧没有进展,从理智上来说他早料到地块买卖并非易事,却仍旧许给自己,乃至他人一个美丽的愿景。

拼命的赚钱、存钱,买下地皮,让自己曾经的家能在变化莫测的商业化世界里成为孩子们的一块乐土……
奇迹终究不会出现,哪怕筹码再大。
更何况他本就是弱小的,指望着孤注一掷的一方。

“哗啦——”
随着起身的动作,床上的硬币纷纷滚落,散了一地,若是平时他一定边叫唤着边急着将它们收集起来放好。
“……铜臭味……”

日光从拉开的窗帘透进来,扁圆的金属反射出刺目的光,灼疼了他的眼,他扭过头去,拿起了手机。
没有来自伊万的电话、短信。他彻夜不关机,就是为了第一时间得到他的消息。
手机的棱角被掐入肌肤留下红痕,王耀长叹一口气,那天是自己不对,因此道歉也是应该的…调出通讯录翻到伊万的号码,他鼓足了勇气承受接下来会遇到的……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会遭受到什么,伊万若是生气,他会有办法平息他的怒火么?抱着这样的疑问他拨通了电话,长久的等待音后电话自动转入了语音信箱。
王耀张了张嘴,没有留下只字片语便切断了通话。
几分钟后,接到了伊丽莎白的电话。

“……喂?”他迟疑的开口。
“耀。”伊莎的声音听起来带着欣喜,王耀将手机更贴近了耳朵好听的更清楚,“我真不敢相信,耀!他们……就是我前几天跟你说过的,一直来找我们麻烦的人…”
“房地产公司的流氓们…他们怎么了?”
“这块地的竞标他们输了!!他们不会再来了,耀,这真是个好消息!”
王耀揉了揉耳朵,他能感到伊莎有多么高兴,被那份快乐所感染他也不自觉的弯起了嘴角,“伊莎,你笑的太大声会吓坏孩子们的。”
“哪有,我可是一直很淑女的!”电话那头激烈的反驳道,接着她又神秘的压低了嗓子,“而且我刚刚收到了快递!你猜猜是什么?!”
“限量版的Kitty。”
“错!”
“唔,我猜不出来。”王耀没有诚意的回答,他实在不擅长玩女孩子的猜谜游戏,也没有那个心情。
“是地契!!耀,孤儿院安全了!!它被指名是给你的,抱歉我把它拆开了…上面写着‘这是一份给王耀的礼物’!耀,你是在哪认识的这么有钱的朋友?还是恋人?……”

那一瞬间王耀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了,脑袋嗡嗡作响。


如诗般的风景本该让人感到心旷神怡,纵使对生活再不满,也该为眼前的景色将不顺心的事暂且抛之脑后。
偏偏就是有钻进了牛角尖出不来的人。
年近40的导游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这是第一次他为自己金牌导游的称号产生怀疑。他自认够幽默风趣,讲解也非常到位,对游客体贴入微,无论是男女老少,穷的富的,黑的白的都能给他打上100分的成绩。
可唯独有个人每次他讲笑话他都没有反应,只是急着去下一个景点,就像是旅途太过烦闷巴不得早些结束。这严重的打击了导游的自信。
——黑发红唇,明眸皓齿,怎么看也不像是智商或情商上有问题的异类……导游悄悄的打量着独自站在礁石最高处的青年,他不像别的游客那样携带了大量行李,而是只有一个背包,目测重量还不沉。
啊!!他想到了!这说不定是旅行社派来的神秘游客,来评估他的服务是不是过关的么?!他一定要全力以赴,满足这位先生的所有需要,无论是哪方面的……

“导游先生……”
来了来了,考验马上就开始了!导游正了正遮阳帽,站的笔直,声音洪亮的回答:“你好!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王耀没有觉得对方过分热情的怪异,他指了指前方的某个方位,“那块区域是…?”
“是布拉金斯基家族的私人产业,先生!游客禁止入内,如果你感到好奇,可以去当地的博物馆浏览岛屿全貌!”
“没法过去?”王耀满面的愁绪我见犹怜,“真的没办法吗?”
这个问题不解决,分数会下降吧……最重要的是真不忍心欺骗这么可爱的人啊……
导游先生目眩的望着逆光而笑,不分雌雄的青年,恍惚间如同见到了仙女。
职业操守,行业规范,这一切都从他的脑海里抹去了,顾客是上帝,哦不,是女神。

“有一条路是……”


趁着夜色行动的不仅仅是坏人,还有不想被发现行踪的好人。
正怀疑着岛上的戒备竟如此松懈,王耀将干衣服穿上,凭着记忆向伊万的住所摸去,好在那建筑够大,又是白色的,格外显眼。
先是冷战,接着是送他一纸地契,他倒要问问清楚伊万到底在搞什么鬼。这几天伊万的手机似乎成了摆设,王耀打了无数个电话,每次都是语音信箱在为他服务。
他也试着留言了,可并没有效果。

忽然产生了恐惧,生怕这个手机号是与伊万的唯一联系。

佣人们在花园里的私语声让王耀停止了脚步,他藏身在蔷薇丛后,竖起耳朵窃听着。
“……太仓促……少爷……”
“……老爷命令…固执……”
“…明天天气…婚礼……幸福…”
捕捉到了几个关键字组合起来,便是一条爆炸性的消息。
王耀在惊叫前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伊万会在岛上结婚。
当务之急是找到他,听他亲口证实。
至于之后的事王耀不敢想下去,生怕陷入思绪的泥沼。
佣人们的休息时间是晚上11点。王耀从厨房的窗户翻进了屋子,这是他上次便发现的保全漏洞,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利用它的一天。自从认识伊万后,各种怪事层出不穷,扮女装,掉钱包,私闯民宅……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孽缘。
王耀放轻脚步拾级而上,曾经在此生活过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如愿的站在了伊万的门前,他要转动把手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一切都顺利的不可思议。

如果出自伊万的本意,那他未免太不信任自己对他的感情,也应该料到自己会找上门……可若是伊万受爷爷的威逼,那老布拉金斯基的漏洞也太多了些。
一定有蹊跷。
王耀贴着靠门边的墙,弯下腰试图从门缝里观察到些什么。
门被打开了,出来的不是伊万。
阿尔弗雷德笑吟吟的望着他,漫不经心的拍着手,像是为他的机灵表示赞许,又像是某种暗号。
“聪明是聪明,可毕竟是一个人啊。”
意识到不妙为时已晚,只觉得颈部一麻,顿时失去了知觉。

×××

独自站在阳台上吹着晚风,伊万迫切的需要冷静一下头脑,如果问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王耀”。
那天他打了电话给自己的爷爷,就商场上的人脉来说没有人能及的上他。冬将军痛快的表示要是他能回岛上来,并对之前的事不再多加追问,他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伊万本来也就没有为难自己爷爷的意思,更何况毕竟他还是掳获了王耀的心,因此他稍一收拾便乘坐专机归来,未料到冬将军早就为他准备了一场婚礼。
通讯设备被收去,伊万被迫留下无法离开——他需要那块地的情报就势必要与冬将军指定的人举行婚礼。——有时候他真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那老头的亲孙子。
对于他的婚礼对象冬将军曾几次派人送资料来让他“了解一下未来妻子的为人”,却都被拒绝了。
处于两难的境地令他感到分外焦躁,更让他了解到自己似乎永远也无法逃离冬将军的掌控。
这份受挫感无时不在折磨着他。
婚礼的日期就是明天……伊万望向月亮,想起了对月许愿的传说,随即又摇了摇头。即使是小时候,他也压根不相信那些不切实际的神话。
王耀会怎么想他?莫名其妙的失踪,无法联系,他是否会误认为自己对他始乱终弃了?孤儿院的事进展的如何,他脑海中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没有一个能让他有肯定的答案。
他想起自己说要帮忙时王耀堵气般的脸,真是奇怪啊,他明明是那么爱钱,可当有人愿意为他付出他反而不接受……
错了,他把玩着打火机的手指顿了一顿,王耀想帮助孤儿院才变得爱钱。
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难怪他要生气了……
他点燃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他为什么不能理所当然的接受自己的钱?这就跟妻子用丈夫的钱一样正常……难道他表达的还不够清楚?
他伊万布拉金斯基,只爱王耀一个。
……这句话要是能亲口说出来就好了。
被掐熄的烟蒂上方浮起几缕青烟,袅袅地消散在空气中。

“爷爷,你睡了吗?”伊万捏着话筒,他想确定一件事。
“还没有…如果你想劝我放你走那还是别费力气了。”
“不,我想…我想看看我未来的‘妻子’的照片,就是你之前一直拿给我的那个。”
“明天就能见面了,在婚礼上你还得吻新娘,万尼亚,”冬将军无声的笑着,为孙子的转变感到欣慰,“再过一个晚上就行了,那块地的事你不用担心,我绝对会处理好。”
他话里有话,可伊万分辨不出来自己需要的信息,他抓起一只笔在留言簿上无目的的涂写着。从刚才起他的心就一直安静不下来,那种感觉就像见到王耀一样,混杂着紧张和欣喜。
“……晚安,爷爷。”
伊万挂上了电话,正如冬将军所说,还有11个小时他就自由了。
他关上灯,静静的坐在黑暗中等待时间的流逝。


×××

婚礼在早上10点如期举行,伊万身着一身纯白色的西服,如同木偶般任凭指挥,可以称的上是配合度最高的新郎。
只是新娘迟迟未露面引起了宾客和记者们的议论,伊万冷着脸看向惬意的坐在一边晒太阳的冬将军,自从他身后站着的人换成东方少年后他越发的精神抖擞。
初见香/港时伊万以为自己见到了王耀,他们的脸是那么相似,从某些角度看简直是一模一样。出神的盯着香/港的脸,冷不防一只话筒被塞到伊万面前,记者的脸紧随其后。
“现在已经是10点15分,您的婚礼还没能开始,是否新娘方面有什么问题呢?”
伊万根本不用回答,因为记者话刚说完保安已经将他架出场外,有了前车之鉴其他记者再蠢蠢欲动也只能在圈外叫嚷着各种古怪的问题。
伊万揉了揉额角,忽然发现冬将军不在自己的位置上了,紧接着他听到人群中爆出一阵惊呼,他们纷纷指着天空——

他抬起头。

一团白色礼服……准确的说是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人正挂在屋檐上,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在保安们有所反应前伊万率先冲了上去,他的心跳已经告诉了他那个人是谁。
众目睽睽下他接住了从天而降的新娘,毫发无伤。

“那个人是谁?新娘吗?”
“如此特别的出场方式,不愧是布拉金斯基家的婚礼!”
“快去拍照!”
热血沸腾的记者们见到媲美8点档电视剧的狗血场景纷纷围堵上来,可伊万并没有给予可怜的记者们机会,在保安的掩护下飞快的逃离了现场。

“没有算准时间,不过这个方式也不错。”冬将军放下望远镜,赞许的说。
“……没想到他会爬上屋顶,真是不怕死。”阿尔依旧心有余悸,要是稍有差池婚礼变葬礼就不好玩了。
“这次大家都有功,回头好好的放松一下。”冬将军宣布,他别有深意的看了香/港一眼,“那两个人就暂时不要去打扰了,我还想抱曾孙呢,呵呵。”
阿尔与亚瑟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尽管名义上是孙媳,但男人怎么可能生孩子嘛。


×××

海岛上某处的爆吼惊起一群飞鸟。
“笨蛋!哪有你这样说不见就不见的,下次失踪之前要跟我说一声,知道吗?!”
王耀恐怕是气疯了才会说出这么不合逻辑的话。
“还背着我跟别人结婚,你想死早点说,我给你买个高额保险受益人写我嘛!”
“小耀……”
“闭嘴!”王耀瞪圆了眼睛,凶狠的样子像是要吃人的老虎。
“谁让你送我地了!既然要送就光明正大的送,叫快递算什么意思?分手费吗?!”
“送你地?”这好像有点不对。
“那张地契难道不是你买的?!‘这是给王耀的礼物’…礼你个头啊!平时就送这么贵的,看我生日的时候你要送什么!”
“等一下。”伊万捂住了王耀的嘴,不这么做他恐怕永远无法插上话。“我并没有快递什么地契给你……啊,我知道了。”
他的脸色沉了下来,看来他得找个机会好好的报答一下他亲爱的爷爷。
伊万神色复杂的对上王耀晶亮的眼睛,“这一次又是爷爷搞的鬼。”
“咦……?”
“跟我回去吧,好歹也成了我家的人,得给爷爷倒杯茶……”
“谁是你家的人了?你不是、不是还要结婚……”
忆起自己的初衷,王耀不禁觉得委屈,他被打昏了关在一间小屋里,等醒来时身上的衣服都没有了,而外面又闹哄哄的在举行伊万的婚礼,他只得一咬牙穿上了被放在角落里的一套女式礼服,费了千辛万苦才从窗户爬出去,结果手一滑还是掉了下来。
好在至少阻止了婚礼的举行,想到这他又不禁得意起来。
“刚刚我的抱着谁?”
“我……”
“那记者会怎么写?”
“…………难道、难道说?…”
王耀嘴巴张的很大,能往里塞一颗椰子。
“平时挺聪明,关键时刻又傻乎乎的。”
“你才傻呢,当初是哪个笨蛋整天缠着我……”
眼看王耀又闹腾起来,伊万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个东西放进他手里。
“是什么,钱……贝壳?”
“偶然捡到的。”
它可不是“偶然”就可以找的到的呢,王耀有点感动。
火红色的贝壳比之前的小一些,王耀把玩了一会后将它还给了伊万。
“给你。”
“嗯?”
“之前是你送我的,这次我送你……虽然不是我下水去捡的。”王耀走远了几步,绕着一棵棕榈树转起了圈圈,“另外,我也要向你道歉……”
“不需要。”
一双大手从背后将他带入怀中,背靠着伊万的胸膛王耀一阵晕眩。
他们明明连最亲密的事都做了,他却还是为不经意间的肢体碰触心跳不已。
“我们对彼此信任的还不够,”很难得伊万会说出这么感性的话,“你可能无法想像我有多喜欢你,可你知道吗,为了你我愿意献上一切……耀,我只爱你一个。”
他将王耀的身子转过来面对自己,抬起他的下巴。
“……你呢?”
王耀只看了一眼紫色的眼睛便无所适从的再次低下头,他独立了很久,从未想过有个人可以分担他的痛苦,分享他的喜悦。
“耀。”伊万催促道,他捧起了王耀的脸,啄吻着他的唇瓣。王耀主动的张开嘴,粉红色的小舌头诱惑着伊万。
伊万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他在王耀的嘴唇上留下自己的味道,轻声的诱哄道:“说你也爱我…耀……”
“嗯……”
光是浅尝辄止的亲吻无法纾解压抑已久的欲望,不知是谁先拉扯起对方的衣服,他们饥渴的在对方身上摸索着,借由熟悉的体温来确认对方的真实。
在一个长长的吻后伊万不得不暂时离开王耀的嘴,为了不被诱惑他强迫自己看向别处,“…你还没回答我。”
他的声音低沉嘶哑,那是由于强忍情欲造成的。
王耀咬紧了嘴,伊万越是期待,他就越说不出口,可体内乱窜的欲望冲击着他的理智,折磨的他呛出泪水。
“我……”
他拉过伊万的手放在自己早就挺立起来的下身上,语带恳求:“…伊万……”
欲望如同出闸的野兽,在没有见到伊万前他丝毫没有想到过要发泄体内多余的精力,然而现在只因一个吻他就要缴械投降了。
伊万也不好受,可他要比王耀能忍耐的多。如愿的摩擦着王耀的柱体,他竭尽所能的迫使王耀说出他想听的话。
“只要说一遍就好……学我说…‘我只爱伊万一个’。”
“我……只…啊啊……啊…伊、伊万!”
才拨弄没几下滚烫的液体便喷射出来,伊万惊讶于对方的热情的同时将王耀按在树干上掀起了他的裙子。白色的蕾丝内裤被撑的老高,几乎要破裂开来,当伊万将它脱下时顺势将它含进嘴里。
“想出来就好好的说。”
一想到那是伊万的嘴王耀就忍不住全身颤抖起来,他哆嗦着复述:“我……王耀…只爱……啊——伊…伊万!”
话说到一半他的腿被迫围在伊万的腰上,尚未进行开拓的后方在一阵疼痛后迎来了快速的插抽。
“听到了……听到了,耀……”亲吻着随着抽动而摇晃的白皙颈项,伊万加大了抽插的幅度,他的粗暴让王耀流了血。
“耀…好想你……嗯……”咬紧牙,他深深的进入到肌理内部,被夹紧的感觉让他越发的兴奋,冲刺的速度也完全不受控制起来。
“哼啊……”王耀同样也感到了带着血腥味的快感,他下意识的缠上伊万腰的动作带动了内部仿若第二层肌肤紧紧的箍着伊万。
“太紧了,耀……”艰难的推进的更深,得到的也是前所未有的感受。伊万让王耀勾着自己的脖子将他放倒在草地上,换了个角度又再次进入。
小别重逢的喜悦让他们不知疲倦的索求着对方的热情。

×××

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几年前他光想着赚钱,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拥有这么多。
一家充满爱心的孤儿院,一份工资稳定上升潜力无限的工作,数额够他吃喝下半辈子的存款……
“又在算自己的私房钱?”
他看了看刚从浴室出来的伊万,性感的模样令他红了脸。账本和计算器被搁置在一边,他主动的坐在男人腿上让他帮自己擦头发。
“说不定你的财产都要比我多了。”伊万边梳着他的长发边开着玩笑。
“如果你也是我财产的一部分。”王耀的声音充满笑意,“那你就是最值钱的那一个。”

“——所以说我爱你,绝对是财迷了心窍。”



FIN.

留言

[C535]

终于完结啦!可喜可贺!这篇真不容易,拖了那么久,你也快成包皮帝了……之前的想法不是只是骗婚吗?怎么搞了半天骗婚失败后的情节更多更纠结了 orz
不过还好是HE,冬将军威武! (^o^)/

阿秋你真该去写剧本什么的,你的一回故事里情节就要转上好几次,让人想不到会发生什么orz
最后NINI还是掉进钱眼了,伊万真笨啊,小心他有了钱就不要你了(……
  • 2010-03-12 13:51
  • Aries
  • URL
  • 编辑

[C537]

看得好爽T^T


感想待哺v-238

[C539]

你这家伙,真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丫,结果阿二不是坏人啊…………啊…………
  • 2010-03-12 21:45
  • momo
  • URL
  • 编辑

[C540]

恭喜完結~~~
所以結論就是 伊万=錢(流口水)啊啊啊(喂
HE好甜呢(心
  • 2010-03-13 01:58
  • 冰雪
  • URL
  • 编辑

[C543]

> 终于完结啦!可喜可贺!这篇真不容易,拖了那么久,你也快成包皮帝了……之前的想法不是只是骗婚吗?怎么搞了半天骗婚失败后的情节更多更纠结了 orz
> 不过还好是HE,冬将军威武! (^o^)/
>
> 阿秋你真该去写剧本什么的,你的一回故事里情节就要转上好几次,让人想不到会发生什么orz
> 最后NINI还是掉进钱眼了,伊万真笨啊,小心他有了钱就不要你了(……
……谢谢,我就是为了不让你们猜出来才呕心沥血扭曲来扭曲去啊

结尾并不是掉钱眼啦…那是甜言蜜语!

[C545]

> 恭喜完結~~~
> 所以結論就是 伊万=錢(流口水)啊啊啊(喂
> HE好甜呢(心
想看你写的吖> <

发表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junejo.blog127.fc2blog.us/tb.php/179-4aeb2da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ppendix

雁过留声

踩点不是谁都可以玩的囧
尽情的来吧@_<~☆

为爱呐喊

天窗联盟 魔都同人祭

时如逝水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按图索骥

崩毁的世界|棐歶 Noah's Ark|诺亚 末末|纯洁是她唯一的缺点…你信吗- - Euthanasia|有钱美少女影影-3- F.T.W|牛奶…下流…… Ant Caves|小最壮,摸头 肉&糕|日夜颠倒萌音小红 提尔唯亚|6淫 非。常口|很会画画的小乱麻 non compos mentis.|黑绵羊。 相對性理論|勃起 汐城幻境|汐城幻境 風の誓い|小佑 中俄友好條約執行部|萱草 + ReWonderland +|鱼饼子 歸塵|13 卖水管的王老板|╰七月C 老爷|好可爱好娇小却有着霸王之气的老爷啊 AA|你个天然呆

治愈萌物

長樂未央宮|柳戠 眉来眼去|loli武士 _______Ich liebe dich.|阿乙 窗外都是花|勺勺 时之沙|spicaning GreenDoll|greendoll Росситай|九海 夏の花|卡卡 夜色深沉|更夜 273K|SL 浮生半日閒|風偃 【 3 × 3 】|玖狩 inkerpape|广场2号

寻寻觅觅

Extra

其人

秋尚音

Author:秋尚音
年龄:本命年它已经过了
生日:8月25日
星座:室女座
血型:O型

★没用人
★好说教
★情绪化
★空想家

***恢复HP的INN***

★声优类★
石田彰、保志总一朗、绿川光、井上和彦、岸尾だいすけ、諏訪部順一、浅川悠、桑岛法子、皆川纯子

★角色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潘朵拉之心】布雷克
【金色琴弦】柚木梓马
【遥远时空中】安倍泰明
【Fate Stay Night】Archer
【舞hime】夏树
【Vocaloid】始音KAITO
【Tales of】リッド・ハーシェル、リオン・マグナス
【最终幻想】Squall、Sephiroth
【秋之回忆】南 燕

★配对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Fate Stay Night】Archer×凛
【舞hime】静留×夏树
【最终幻想】Sephiroth×Cloud

★和我做好碰友★ Jun's Milk Box Jun's Milk Box

畅所欲言

自言自语

万国博览会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