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The English test2

不行啦,真的TwT跳跃也好超展开也好随便你们怎么说……
背后注意!

这是文中出现的两首诗:

Rondel of Merciless Beauty
--------by Geoffrey Chaucer

Your two great eyes will slay me suddenly;
Their beauty shakes me who was once serene;
Straight through my heart the wound is quick and keen.

Only your word will heal the injury
To my hurt heart, while yet the wound is clean -
Your two great eyes will slay me suddenly;
Their beauty shakes me who was once serene.

Upon my word, I tell you faithfully
Through life and after death you are my queen;
For with my death the whole truth shall be seen.
Your two great eyes will slay me suddenly;
Their beauty shakes me who was once serene;
Straight through my heart the wound is quick and keen.

《给无情的美人》
十四行回旋诗
杰弗瑞·乔叟

你的两只大眼睛将突然的杀死我
它们的美丽震撼了曾经宁静的我
伤口快而锋利的径直穿过我的内心

只有你的话语可治愈我的伤痛
治愈我这颗受伤的心,趁着这伤口还洁净---
你的两只大眼睛将突然的杀死我
它们的美丽震撼了曾经宁静的我

以我所言,我忠诚地告诉你
穿越生、经历死,你是我的女王
我的死将让你看到整个的真相。

你的两只大眼睛将突然的杀死我
它们的美丽震撼了曾经宁静的我
伤口快而锋利的径直穿过我的内心



April Love

We have walked in Love's land a little way,
We have learnt his lesson a little while,
And shall we not part at the end of day,
With a sigh, a smile?

A little while in the shine of the sun,
We were twined together, joined lips forgot
How the shadows fall when day is done,
And when Love is not.

We have made no vows - there will none be broke,
Our love was free as the wind on the hill,
There was no word said we need wish unspoke,
We have wrought no ill.

So shall we not part at the end of day,
Who have loved and lingered a little while,
Join lips for the last time, go our way,
With a sigh, a smile.

《4月之爱》
欧内斯特.克里斯托弗.道森

在爱的土地上我们已走了一小段距离
我们已尝到爱所给的教训,但只是一会儿
到日子的尽头我们仍不会分离
叹息,微笑?

我们一起缠绕,嘴唇接在一起,
那一会有太阳的亮光,忘却了一切。
当日子完结,当爱不再
太阳的阴影该是怎么掉落的呵。

我们尚没发下誓愿--没有什么可以破碎
我们的爱自由,如同拂过山冈的风
没有什么话需要说出,我们的愿望不要说出
我们可不会为自己制造疼痛。

因此即使到了日子的尽头,我们也不会分离
谁爱了、徘徊了,那么一会儿
以我们的方式,最后一次把嘴唇靠拢
叹息, 微笑。

7.
连着几天的暴雨后气温渐渐上升,天气变得干燥闷热起来。每到这个季节学校的小卖部在体育课后就特别的受欢迎。

“卖完了?”
王耀孤零零的站在小卖部的窗口前,刚踢完球赛的他一身的汗,急需冰品来降温。
“很不好意思,那个人把最后两支雪糕都买了。”
顺着小卖部主人的视线看去,王耀的火气不由得噌噌的往上窜。
明明是一个人却要吃两份,实在是太奢侈了!他举步向前决定通过交涉得到其中一根,哪怕半根也好。
在认出对方是伊万后这个想法更加的不可动摇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
大个子缓缓的转过来,手上捏着一根木棍,上面的雪糕已经被吃的干净。他正在剥另一支的包装。
“哎哎哎!!”王耀连阻止也来不及说出口,他抱住对方握着雪糕的左手,确认它不会被吃掉后才好好说话:“这个让给我,你都已经吃了一根了!”嫌热的话把围巾拿掉不就好了,他非常不满的心里补充。
不等对方答应他就着伊万的手在雪糕上咬了一口,宣示了自己的所有权。
“这么想吃就请你好了。”
见王耀一脸势在必得的表情,觉得相当可爱的伊万把雪糕塞进王耀手里,一脸的无所谓。少吃一根对他而言并不算损失,若因此换来逗弄王耀的机会还是很值得的。
“刚才是我们赢了呢,我真怀疑是不是有你在你们队才会那么衰。”伊万说着令人不快的话,脸上犹带着笑。
“哼。”享受地舔着融化的雪糕,王耀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
粉色的舌头顺着雪糕的轮廓一下下的舔着,白色的奶油被卷入口中,也有些沾在了嘴角又被很快的舔去。
只是单纯的吃雪糕的动作却令伊万忽然生气了般。
“还是别吃了!”
“呃——哇!你干什么?!”
已经吃到没剩多少的雪糕被打落在高温的地面,迅速的融化成一滩白色的渍液。

8.
夜幕降临后校园内便是一派寂静,操场上、体育馆里全无白天的热闹景像。晚风拂过爬满办公楼墙壁的爬山虎,吹起层层绿波,在那其间能看到一个窗口仍透出光亮来。
鼠标轻点几下后,大功告成的亚瑟向后拉长身体伸了个懒腰,为了出下周英语试卷他不得不加班。
眼看将近9点,亚瑟关闭了电脑和显示器,收拾起有些凌乱的办公桌。
门被轻叩两声后打开了,正意外谁在这时候还会在校园里,那听起来如砂糖般甜蜜的嗓音似恶魔的耳语般响起。

“工作完了吗亚瑟老师?我一直等着呢。”
围着长围巾的青年径自拔下还插在主机上的一枚小巧的U盘,收入自己的口袋中。
“其实还没有出完不是吗?反正把它交给教导主任的日子是后天。”伊万抿着唇绽出一个让人倍感亲切的微笑,“辛苦你了,也不枉费我等那么久。”

“你……”
就在他快要踏出办公室时一直没有出声的亚瑟终于沉不住气了。
“有什么事吗?”伊万面无表情的扭过头,走廊上的灯还未亮起,因此他的脸一半在黑暗中,平添了几分阴郁。
亚瑟轻轻的揪住了长裤的布料,他没道理要害怕一个比他年幼的学生……他嗫嚅着开口:“对王耀,已经够了吧…”
“说什么呢?老师?”伊万重又折回来站在离亚瑟一米开外的地方。“既然要赢,就要一直赢下去才行。”
“你这种作弊的手段——唔!!”
衬衫的前襟被有力的攥在壮硕的拳头里,亚瑟快要透不过气了。
冰冷的紫色眼睛瞪着他,他试图从那里面看出些什么,可伊万根本不可能给他机会。
“需要我把那件事再提醒你一遍吗?亚瑟老~~师?”
伊万刻意拉长了老师的读音,他的右手摸出手机,左手则提着亚瑟——他很轻易的就能将这个稍显瘦弱的成年人举离地面。
手机屏幕上清晰的显示出一张图片,见到那个后亚瑟苍白着脸移开了视线。

几秒钟后——亚瑟觉得已经过了几小时那么久——伊万松开了手并帮助亚瑟站好,他几乎是温柔的整理着被自己弄皱的衬衫和歪斜的领带,最后他在受到了惊吓的亚瑟的胸口拍了拍,像是大人在安慰被吓坏的孩子。

“明天见。”
长长的围巾消失在门口。

9.
走廊尽头的音乐练习室今天也被伊万订下了。
房间内的钢琴前,王耀屈辱的半跪着。他的衬衫还挂在手上并未完全褪去,裤子就没那么好运,早在一进入就已经被除去了,光着下身的羞耻感让王耀很是煎熬,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他直面一个男人的腿间,后脑勺不容抵抗的被按向那里。

“含住…要是咬……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对不对?”
他的头颅被夹在伊万的腿间,嘴巴含着男人的身体的一部分,王耀紧闭着眼睛仿佛那能让自己好受些。
冲鼻的不好闻的气味时刻提醒着他此时此刻正在做什么。
“——你不会以为含住就可以了?用舌头,你不是很喜欢舔的吗?”
“唔嗯!”脑后的手掌又增加了几分力,长且粗的东西深入喉头所导致的呕吐感让王耀的胃不适的痉挛着。
“我几时出来你几时能走。”
这无疑对双方都有利,无法反抗的情况下王耀当然希望尽可能早的结束如噩梦般的一切,他回想着伊万曾经对他做过的那些肮脏的事……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有需要回忆它们,并且再将它们实践在伊万身上的一天。
像雪糕一样……把它想像成雪糕……
他不停的自我催眠着。
或许他让伊万满意了,因为伊万用来压制的手掌改为抚摸他的头发。他的发带被扯掉,黑的发亮的长发披在肩头,颊边的几缕发丝随着他不停吞吐的动作有节奏的轻摆。
“……很好。“伊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一样,王耀很有天分,在情事方面他特别的聪明,他感到全身的热流正汇集在王耀的舌头和嘴唇所接触到的部位,它们又快又急的涌向那里,快要无法控制。
伊万抽身向后退开,王耀疑惑而不满的看着他。
“…你……”伊万清了清喉咙,好让情欲造成的沙哑尽快消除,“帮别人做过吗?竟然这么熟练。”
他等待王耀的反驳,他期待王耀气鼓鼓的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那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吻住他……见到王耀这么卖力帮自己口交——为了离开,他非常的不是滋味,并且后悔说了太过简单的要求。

为此,他千方百计的想要拉长独处的时间。

王耀什么也没说,他几乎是淡然的以膝盖向前挪动。伊万双腿分开的坐在钢琴凳上,那东西翘的高高的。对于视线中的物体王耀既害怕又厌恶,哪怕多看一眼他都觉得自己要吐出来了,雪糕的幻想根本不起作用。他用双手扶着它的根部,闭上反应真相的眼睛,布满味觉触点的舌头一遍遍的舔舐顶端甚至挤入那凹隙……一切只为了尽可能多的给予刺激。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耀的心情变得越发期待,为即将到来的自由,他卖力的用手指揉捏着根部的球体。伊万可怕的耐力令使出浑身解数取悦他的王耀舌根发酸,他将那根当事人引以为傲的硬物再次困难的含住,吸吮时呈真空状态的口腔被满满的占领着,男人的味道始终在鼻端挥之不去。他上下晃动着头颅不断的摩擦刺激柱体,直到伊万的大腿明显的绷紧了,随即他尝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粘稠,它们堵住了他的喉咙,呛的他连连咳嗽。
王耀慌忙的想将伊万的东西拿出去,当他接触到它的一刹那他感到一阵悲哀——即使释放出来了,它还是像块烙铁,又热又硬。
他无助的抬起头,伊万仍沉浸在解放后的快感中,细细的汗水自他额头的肌肤上渗出,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王耀猫着腰悄声走向房间的角落……待他穿上了裤子后伊万俨然恢复了神智。
唇边还残留有对方体液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他被拦腰抱起,身体失去了衣物的庇护,他赤裸着躺在钢琴盖上,冰冷的烤漆降低了他肌肤的温度。
王耀不适应的打了个哆嗦。

10.
是梦。
他看不清对方的五官,仅见到小幅度晃动的淡色发丝,是谁……王耀眯起眼睛凝视着,怎么也无法看清对方的样子。

叫醒我……叫醒我…这样的梦绝对不想再做下去……
……伊万…去了哪里……

身体火烧火燎的疼,渐渐地他失去了痛觉,或许是麻木了,又或许是实在太累了,他轻轻的阖上眼睫。

“……哥哥?”
映入眼帘的是菊担忧的脸,王耀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在喝汤——可他的碗里根本没有汤。
讪讪的把碗递到菊手中让他为自己盛汤,香港不发一语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但他的视线没有一刻离开过王耀,就是他发现了王耀的不对劲。
“大哥太晚睡了,努力学习是好,不过也要注意身体啊。”菊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放到王耀面前,后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被菊这么一说好像我才是弟弟……这汤里放了黄芪吗?很好喝哦。”
“香港说要放些药材帮大哥补补身体。”菊笑着看了看香港,他轻轻的点了下头。
“等毕业后我们就回老家吧。”王耀喝了口汤,忽然说道。
两个弟弟彼此看了一眼,这个决定有些突然,此前王耀从未提起过。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11.
之后的一次英语考试,王耀得了全班最高分,学年第二,得到消息后亚瑟高兴的拍着他的头不停的夸赞他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他在顶楼的天台找到伊万,仿佛知道他会来,伊万一点也不意外。

“你想让我做什么?”
到了这一刻,王耀内心各种古怪刁钻的报复的念头忽然都烟消云散了,他只提出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条件。

“再也不要来找我了。”

伊万很好的履行了王耀的要求,可王耀却多了个后遗症——他总是时不时的把视线停留在伊万身上,又在对方即将发现时迅速的转开。
内心矛盾又奇怪的感情,王耀无法厘清。
就这样,分别的日子到来了。

“毕业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快到楼下集合。”短暂的告别会结束后亚瑟催促着学生们,他注意到王耀还傻愣愣的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快点王耀,就差你了。”
王耀眨了眨眼睛,“伊万不是还……”
“说什么呢?”亚瑟纠起粗粗的眉毛。
伊万的座位空空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

毕业典礼只是个过场,拍完照后王耀依旧没找到伊万,他记得拍照时他明明站在自己的右上方。
“王耀学长!跟我们拍张照好吗?”
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把他团团围了起来,一下子变得那么受欢迎据说是“跟成绩好的人拍照放在书桌上会事半功倍”。王耀无奈的笑着拍了一张又一张照片,还有些要留纪念品的把校服上的钮扣也都要走,最后连校服上衣也奇怪的消失了。
还是没有找到伊万,不过既然是最后一天了,好歹也要跟老师们一一告别。抱着这样的想法,王耀向办公楼走去。

12.
“那次的试卷是假的吧。”伊万从树后走出,直直的看向来人。
“伊万……”回办公室换手机电池的亚瑟没想到他会埋伏在这里,他鼓起勇气说道:“我是老师,不可能总是受你胁迫,就算……”他瞥到伊万取出了手机,脸色变得不太自然。“就算失业,不再当老师也不能见学生一而再的犯错!并且……是我不检点在先。”
他所指的是某次他与保健老师——弗朗西斯•波诺切瓦在保健室里偷情的事。
“本想再多玩一会儿的。”伊万翻开手机盖,用欣赏般的眼神审视了一番,“那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啪,手机被掷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瞬时碎的四分五裂。
伊万的脚踩在上面,用力的辗压,亚瑟心惊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重新系好散开的围巾,伊万脸上依旧是天真的笑容。
“是不是很孩子气?”
与此同时,亚瑟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们同时向来人的方向看去——

“亚瑟老师……伊万?”

13.
风把树枝吹的乱颤,王耀按住颊边垂下的头发,眼睛紧紧的锁在伊万身上。他站在亚瑟身边正跟他说话,但明显的心不在焉。
“毕业后也不要松懈学习啊。你还有话要对他说吧?我先走了。”简短的对话结束后,亚瑟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之前他深深的望了伊万一眼,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别太为难王耀。
道上只有他们两个了。
王耀想到自己曾经是多么想从伊万身边逃开,现在正相反,是他主动去接近他。
真是风水轮流转。
“——你想说什么?”
伊万扯了扯围巾,他忽然觉得它勒着了他的脖子让他呼吸困难。
“再见。”久等不到回应,伊万闭上眼睛迈开步子。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王耀说过话了,但那并不表示他不关注王耀,他听说他毕业后就要离开了。
他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能够彻底的将眼前的人抱在怀里,任何卑鄙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在他们即将擦身而过的刹那,王耀忽然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听话了。”
伊万站住脚,不解的回头。

“我说……不要再来找我了,你就真的不来了吗?”
“……你不恨我?”
他转过身去,想伸手揽住曾经拥抱过的身体,但是对方的回答令他退缩。
“我讨厌你。”王耀重复的说着,“我讨厌你,伊万•布拉金斯基。”
“反正今天之后你就见不到我了。”

他无暇去思考“讨厌”与“恨”的区别,只觉得自己真的失去这个人了。
——其实根本也就没得到过吧。

“祝你好运。”
他再次伸手摸上颈间的围巾,它无法带给他温暖了,哪怕在宜人的温度下。

14.
大学毕业后王耀留在老家当上了一名中学英语教师,亚瑟从电话里知道这个消息后很是为他高兴了一番,开玩笑的说以后就要称王耀为“王耀老师”了。亚瑟已经不在学校任职,他去了一家翻译公司工作,因此他跟王耀现在不是师生,而是好朋友的关系。
做老师其实很辛苦,王耀有时会跟亚瑟抱怨并时不时怀念当学生的日子,那时亚瑟就会说你可体会到我以前有多辛苦啦,还要被学生威胁。
王耀清楚威胁亚瑟的人是伊万,亚瑟也了解欺负王耀的人是伊万,但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两个人都选择沉默。既然伤都好了,又何必再提它是怎么来的呢。

这天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好天气,王耀停好脚踏车上了楼,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几名老师正在议论着什么。
“你们又在说什么呢?”
王耀倒了杯水咕咚咕咚的灌下去,下一秒差点没被一个老师的话给呛死。
“王耀老师你真惨,有人来竞争你的英语老师岗位了……”
“什么?不会吧,这么个小地方还有人来抢饭碗,是谁这么……”
“——来来,不要拘束啊,我们学校小是小了点,但胜在关系单纯。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学校新来的英语老师……”头发已经有明显地中海迹象的校长领了个人进来热络的为大家介绍着。“他的名字叫伊……伊万…拉布拉多什么来着?”
——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一阵头晕目眩,幸好他扶住了身旁的书架。

“王耀老师,贫血吗?
所有的老师和校长齐刷刷的看向他。
“我没事。”
王耀的脸红了,不仅是因为他成了众人的焦点,更因为被伊万看到了——原本他指望自己能不被发现的。
接触到对方饶有兴味的眼神,他不示弱的反瞪回去,引来对方的轻笑。
"Long time no see, I am glad to see you, but you do not seem happy?"(好久不见,很高兴见到你,不过你好像并不是太高兴?)
"I was surprised ... ..."(我很意外……)
"We are colleagues in the future."(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
“……”

场面变得很奇怪,校长发现自己无法插入两人的对话,尴尬的将其他老师叫到一边。
“他们认识?”
“可能是哦,看他们聊的很投机啊。”
“在说些什么呢?谁能翻译一下?英语老师呢?”
“英语老师就在那边啊校长……”
“让他们去讲吧,你们该上课的上课去。”
碍事的人一股脑儿的跑开了,最后一个人还关上了门。

"... ... Single?"(还是一个人吗?)
伊万轻轻的问,王耀别开了脸,这个问题是他最不想回答的。
“耀?”
他被包围在一具宽阔的胸膛里,他从未被这么对待过。
他们明明已经几年没见了,在伊万的怀里王耀却感到非常安心。
安心到想流泪。

“我可以吻你吗?”
王耀吱吱唔唔的不知该如何回答,伊万直接吻住了他。
匆忙间王耀受惊的张开了嘴,他迷迷糊糊的想到他们做过了最亲密的事,却没有接过吻,还是这么深的……伊万的舌头顺势钻了进来,他从来就不会放过送上门的机会。

一吻结束后,他将嘴凑到王耀耳边低语:

"Your two great eyes will slay me suddenly;
Their beauty shakes me who was once serene;
Straight through my heart the wound is quick and keen.
Only your word will heal the injury
To my hurt heart, while yet the wound is clean -
Your two great eyes will slay me suddenly;
Their beauty shakes me who was once serene."

“——你在说什么鬼话?!”王耀打断了他,他捂着耳朵不愿再听下去。
“不喜欢的话,换一首好了。”伊万拉下他的手禁锢在身体两侧,深吸一口气后又缓缓的吐出让人害羞的语句。

"We have walked in Love's land a little way,
We have learnt his lesson a little while,
And shall we not part at the end of day,
With a sigh, a smile?
A little while in the shine of the sun,
We were twined together, joined lips forgot
How the shadows fall when……"

面对脸不红心不跳的伊万,王耀感到不止是自己的面孔,就连身体都开始发烫了,他气急败坏的捂住伊万的嘴,“你说的我根本听不懂!”
“是你的听力退步了,还是我的发音不地道?”伊万反问道。他厚脸皮的偷吻了王耀一下,妥协般的说:“那我就再清楚的说一次,用你的母语。”

“——我爱你。”
他又吻了王耀一次。
“我爱你,耀。”

无论王耀怎么躲,总有一处被对方柔软的唇瓣贴上。
他索性环上对方的脖子,主动的吻上去。
伊万的眼中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要…再来比赛吗?”
这一次,是他发起了挑战。



FIN.

留言

[C699]

= =…………虽然有肉吃,但是是不是进展太快了……
偶还在翻前因中,你就给了后果……
  • 2010-05-05 00:39
  • 小川末末
  • URL
  • 编辑

[C700]

我每次看到你们更新都会觉得很幸福……

真的> <
都成了条件反射。
  • 2010-05-05 18:31
  • 昆布
  • URL
  • 编辑

[C701]

> = =…………虽然有肉吃,但是是不是进展太快了……
> 偶还在翻前因中,你就给了后果……
每段都是有时间间隔的= =快吗?
我以为你是说结尾太快=0=
  • 2010-05-05 18:55
  • 秋尚音
  • URL
  • 编辑

[C702] 幸福

> 我每次看到你们更新都会觉得很幸福……
>
> 真的> <
> 都成了条件反射。
=0=甚惭愧
  • 2010-05-05 19:01
  • 秋尚音
  • URL
  • 编辑

[C703]

他他他他。。。。。被填了~!!0.0
好。。。鸡冻?
对不起我还是无耻地想看番茄便利店
  • 2010-05-05 20:47
  • URL
  • 编辑

[C704]

於是這好像业绩之战那梗ww
感受到你要在這章之內完結的決心XD

總之恭喜你成功填了它

[C705]

> 於是這好像业绩之战那梗ww
> 感受到你要在這章之內完結的決心XD
>
> 總之恭喜你成功填了它
想说我超展开,就尽管说嘛一一
下次还是慢慢填吧……
  • 2010-05-05 23:39
  • 秋尚音
  • URL
  • 编辑

[C707]

……我,我只想吐槽那两首诗
不知为何,我觉得那两个人用英语念情诗……捶地
  • 2010-05-06 08:35
  • aries
  • URL
  • 编辑

[C708]

我对于伊万同志如此听话感到不值
多傻的人啊,想要的东西不能放弃的道理要过去多少年才明白……
  • 2010-05-06 08:38
  • aries
  • URL
  • 编辑

[C709]

> 我对于伊万同志如此听话感到不值
> 多傻的人啊,想要的东西不能放弃的道理要过去多少年才明白……
T_T
伊万同学好人要被说,坏人也要被骂,太惨了=v=
  • 2010-05-06 18:34
  • 秋尚音
  • URL
  • 编辑

发表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junejo.blog127.fc2blog.us/tb.php/225-404e125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ppendix

雁过留声

踩点不是谁都可以玩的囧
尽情的来吧@_<~☆

为爱呐喊

天窗联盟 魔都同人祭

时如逝水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按图索骥

崩毁的世界|棐歶 Noah's Ark|诺亚 末末|纯洁是她唯一的缺点…你信吗- - Euthanasia|有钱美少女影影-3- F.T.W|牛奶…下流…… Ant Caves|小最壮,摸头 肉&糕|日夜颠倒萌音小红 提尔唯亚|6淫 非。常口|很会画画的小乱麻 non compos mentis.|黑绵羊。 相對性理論|勃起 汐城幻境|汐城幻境 風の誓い|小佑 中俄友好條約執行部|萱草 + ReWonderland +|鱼饼子 歸塵|13 卖水管的王老板|╰七月C 老爷|好可爱好娇小却有着霸王之气的老爷啊 AA|你个天然呆

治愈萌物

長樂未央宮|柳戠 眉来眼去|loli武士 _______Ich liebe dich.|阿乙 窗外都是花|勺勺 时之沙|spicaning GreenDoll|greendoll Росситай|九海 夏の花|卡卡 夜色深沉|更夜 273K|SL 浮生半日閒|風偃 【 3 × 3 】|玖狩 inkerpape|广场2号

寻寻觅觅

Extra

其人

秋尚音

Author:秋尚音
年龄:本命年它已经过了
生日:8月25日
星座:室女座
血型:O型

★没用人
★好说教
★情绪化
★空想家

***恢复HP的INN***

★声优类★
石田彰、保志总一朗、绿川光、井上和彦、岸尾だいすけ、諏訪部順一、浅川悠、桑岛法子、皆川纯子

★角色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潘朵拉之心】布雷克
【金色琴弦】柚木梓马
【遥远时空中】安倍泰明
【Fate Stay Night】Archer
【舞hime】夏树
【Vocaloid】始音KAITO
【Tales of】リッド・ハーシェル、リオン・マグナス
【最终幻想】Squall、Sephiroth
【秋之回忆】南 燕

★配对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Fate Stay Night】Archer×凛
【舞hime】静留×夏树
【最终幻想】Sephiroth×Cloud

★和我做好碰友★ Jun's Milk Box Jun's Milk Box

畅所欲言

自言自语

万国博览会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