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LA TASTA9

香港告訴過王耀攝影工作室的地址,那是一棟有著斑駁外牆的矮樓,不知名的藤蔓植物張牙舞爪的佔據了大半已看不出原本色彩的牆體,並且還有繼續擴張的趨勢。
充滿歷史感的老舊建築與周圍格格不入,使來訪者有穿越到了一個世紀前的錯覺。
王耀站在這棟說不出有哪里詭異的建築前,拉開鎖頭已經鏽跡斑斑的門,迎接他的是震耳欲聾的怒吼:
“——我已經說了多少次了!主題是‘發現’,你的表情能不能換一下?不是…哎呀不是這樣!!”戴著鴨舌帽的中年人手舞足蹈的比劃著,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在搞什麼啊?王耀往吵鬧的中心瞟了一眼,幾分鐘後他找到了香港。
香港正坐在一張桌子邊玩著手中的黑色PSP,很專注的樣子。

“不順利嗎?”
“嗯,畢竟不是專業的,攝影師又是出了名的挑剔。”見王耀到來,香港驚喜的抬了一下嘴角。他取下耳塞,老神在在的望向大發雷霆的攝影師。
“你好像在等著看好戲。”王耀倚在牆邊,似笑非笑。
“有碰撞才有火花。”恢復一貫的僵硬表情,香港不鹹不淡的說。“模特是我自己挑的,我看好他。”他自認很有相人的眼光,再說他只是要拍照,就算伊萬跟攝影師一見如故也與他無關。
接下來,就等著看伊萬的表現了。


從早上8點開始就一直擺出各種姿勢,不停的組合面部肌肉的位置,伊萬覺得自己的臉快要接近香港了。攝影師——據香港說這位是一等一的好手,還不是輕易就能約到的大牌,可伊萬怎麼看怎麼覺得對方只是一個兇暴的、有極嚴重的控制欲和糾錯欲的中年人。
他的集中力早在幾小時前就已經消耗殆盡,環顧四周,香港從一早就在了,還有幾名工作人員做著各自的事,幾個小時下來什麼成果也沒有他感到有些累了……忽然眼角餘光瞥到了一個可以說是朝思暮想的人的身影。

——王耀?!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裏?

“……好了算我怕了你了,我們降低難度,等會兒燈光會從你上方45度打下來,你只要……啊啊很好!就是這個表情!‘因發現而充滿喜悅’……你控制的很好……好,好!OK!可以收工了!”意外伊萬這次格外的配合,表情又很到位,笑顏逐開的攝影師從多個角度的按下了快門,捕捉到了一張張精彩的瞬間——不經意間流露出的真情正是他最想要的。
本來還想勸香港換人,原來這小子也沒那麼糟糕嘛!他眉開眼笑的想,好像方才的兇惡只是眾人的錯覺。

正在眾人紛紛慶祝可以提早下工時,伊萬的心中卻是百轉千回。

是來看他的嗎,王耀?
明知這份可能性可以說是零,他的心臟還是不爭氣的狂跳了起來。

可是,那天王耀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不是嗎?
他很清楚內心深處對王耀產生的期待總是驅之不去,究其原因,都是王耀對他所說的“喜歡”早就在心裏生了根,發了芽,將自己緊緊的束縛住了。
當初埋下種子的人卻已抽身離開。

思及此,伊萬迫不及待的腳步漸漸放慢,他再次向那個方向瞄去,想著哪怕多看一眼也好。

王耀正把袋子裏的飲料一瓶瓶的取出來放在桌子上,他總是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香港也在幫他的忙。
讓伊萬在意的是他們之間的氣氛,即使站的那麼遠,還是可以感受到他們之間的默契。
緊緊的盯著聊的投機的兩人,伊萬自嘲的咧開嘴角。
他怎麼能厚顏無恥的認為王耀是特地來看他的呢?恐怕他連自己就站在這兒也沒有發現吧。

“伊萬,可以休息了,你出那麼多汗要多喝點水才行啊,喏,那邊有飲料,你去拿啊。”收拾道具的小工好心的提醒他。
“哦,好的。”
撥弄了幾下頭髮,伊萬心裏是說不出的七上八下。
腳下短短的十幾米,卻像是經歷了地獄到天堂的變遷。


“咳…沒想到會在這裏碰面。”伊萬禮貌的說。他還化著妝,髮型也有所變化,叫人一時難以辯認。
王耀抬起頭,視線不得不因為伊萬的高度而調整,在看清來人的樣貌後,臉上有不易察覺的波動。
“伊萬?”他的嘴唇形狀很漂亮,說話時一開一合的,伊萬一時有些恍神。“你是今天的模特?”
“嗯…發生了點事。”解釋不是伊萬擅長的,他靦腆的笑著,向香港發射求助信號。

“雖然你們好像認識不過我還是來介紹一下。”
香港的聲音適時響起,他沉靜的看了伊萬一眼,說道:“這位是布拉金斯基先生,我找來的臨時模特,這位是王耀。”
這番話並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不過當事人雙方並不在意。

“嗯……其實我是來拿水的……”
不知道該如何打開話題,伊萬清了清嗓子,長時間沒有進水,他的喉嚨幹的發疼。
可桌上只留下兩隻癟癟的塑膠袋,不見飲料的蹤影。

“真不走運……”
經過疲倦和口渴雙重折磨,伊萬的嗓音聽起來就像是被砂紙磨過般嘶啞,透出濃濃的疲憊。
出人意料的是他的手裏忽然多出了一瓶烏龍茶,王耀鬆開手,認真的說:

“你喝我的吧。”

“……!!”

不止是香港,伊萬壓根沒想到王耀竟會把喝了一半的東西給自己,他驚喜的看著王耀,臉上流露出孩子般興奮的神情。

避開了香港探究的眼神,王耀略一頷首,向門口走去。
工作時間馬上就要到了。


×××

一定有什麼才對。
讓兄長一直留在這裏的原因,跟這個人有關……?

狐疑的翻著伊萬乏善可陳的履歷,香港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木制的桌面,引來法蘭西斯的不滿。

“拜託,來這邊是放鬆的,不要繃著臉好不好?”他佈滿了胡渣的下巴點了點周遭的客人,好像在說“你看他們多開心”。
香港回給法蘭西斯一個木然的眼神。後者頭疼的別開臉,“我唯一沒辦法應付的就是你這種的……喲,伊萬來了啊!”

一見到伊萬法蘭西斯就喜上眉梢,還是伊萬這樣的好啊,藏不住心事,不像有些小鬼頭年紀小小老愛裝深沉。
他偏心的給了伊萬一杯只兌了1/4水的伏特加,和顏悅色的開口道:“怎樣,今天安東的店生意好嗎?”
“很忙啊。”伊萬坐到吧台前,注意到香港也在。“今天麻煩你了,照片怎麼樣?”
“說是很好,之後我會給你看。”
香港一手托著下巴,有一搭沒一搭的說。

“那就好……”
得知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伊萬如同卸下了心中的大石,又多要了一杯酒。

“方不方便問一下,你……跟王耀,是什麼關係?”今天一整天他都在琢磨這個問題,又不敢問王耀。
在伊萬坦誠的目光下,香港扭過頭,盤算著要不要把自己和王耀的關係說出來,最後他決定隱瞞事實。
他想到,是什麽理由讓伊萬對此如此在意?


……等一下。
目前出現的條件有如下3個:
1、王耀不願意離開。
2、伊萬很在意王耀和自己的關係。
3、他們兩個認識,關係不明。

……這是否意味著他們之間有什麼?

前後一推論後香港的眼神忽然防備起來,見對方遲遲不作回答,伊萬尷尬的笑了笑。
“其實我也沒資格問什麼,就是有點…嗯……好奇他跟你說話的時候,和平時很不一樣,他工作時一絲不苟的,話又不多,好像很難親近的樣子,人其實很好,是店裏的支柱,每個人都很信賴他……”一說起王耀伊萬就好像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對那位小個子的俊秀青年的看法。

“——這麼瞭解他?”
來收杯子的法蘭西斯戲謔的插話,伊萬呆了一下,低頭喝了一口酒。
他根本就搞不懂王耀在想什麽,偏偏那份神秘感充滿了誘惑力,伊萬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等待耶誕節禮物的小男孩,當繁複的包裝下他所心儀的禮物呈現在面前時,那一瞬間的滿足所帶來的快樂是無與倫比的。
因此,他不會中途放棄。
只是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得更接近王耀才行……這麼說來今天王耀會那麼做,是不是一種暗示呢?

在伊萬陷入自己的思緒時,黑髮少年忽然起身道別。
“我先回去了,你們慢慢玩。”
一口氣喝完了杯中的飲品,一直充當聆聽者的香港告別了伊萬和法蘭西斯,才走出酒吧門便撥通了手機。

“……對…我想把回去的日期提前,最好是3天后最早的機票……”

從今天王耀對伊萬不夠自然的態度和行為,香港已經覺得古怪,現下又聽到伊萬親口問自己與王耀的關係,那口氣如同吃醋的[s]丈夫[/s]妻子(香港:難道我哥就不能是丈夫嗎?)結合至今所聞所見,無論兩人間的感情是真是假,離開才是當務之急。

此地不宜久留。


×××

行李箱整齊的靠牆擺放,看著它王耀才有要離開這座生活了近2年的小鎮的真實感。
箱子裏有他用慣的舊物,他跟它們有感情。
可另一些帶有無法割捨的牽掛的東西他卻帶不走。


夏天特有的蟲兒們在不知疲倦的鳴叫著,在淡色月光下的一層薄薄的霧在空氣中流動,如同無形的束縛令王耀輾轉反側。
他起床到廚房倒了一杯水。
晚上香港告訴王耀他們3天后就得走,他沒有追問香港改期的原因,反正結果是一樣的。之後他懷著歉疚通知了安東尼奧,恐怕有一段時間便利店的工作要安東多操心了。
透過被舉到半空中的玻璃水杯,他看到對面扭曲的、屬於伊萬的陽臺。

那裏黑壓壓的什麼也沒有。


×××


“——安東尼奧!!”
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伊萬破門而入,把正在喝啤酒的安東尼奧整個人都提起來,大聲質問:“王耀呢!!他去哪兒了?!!”

“喂,你遲到了還這麼凶,拜託你冷靜點。”
聽到吊兒郎當的聲音,伊萬瞬間就猜到那是誰了。

“阿爾弗雷德!”
“嗯哼,正是我。”
“你們都在?!”
伊萬驚奇的發現除了安東和阿爾,便利店的其他員工也都圍成一圈坐在沙發上,面前放著啤酒和花生,仿佛是一場早有預謀的小型派對。

“說好了今天一起……”
見伊萬完全明白自己的意思,安東尼奧轉而向其他問道:“是誰負責通知伊萬的?”
“我啦!不過我早就說了不幹的吧……王耀跟他一起,他應該會告訴他啊!”掏出自己的手機,阿爾將收到的短信調出。“再說王耀上飛機前也有給大家發告別短信……——難道你沒有嘛?伊萬?”
一時間所有人的眼睛都聚焦在伊萬身上,高大的青年鬆開了抓著安東的手,後者滑落在地毯上哀叫著,羅維諾邊罵邊把安東扶到沙發上。
空氣忽然變得稀薄,由於阿爾的那句話伊萬的臉色變得格外難看。見狀法蘭西斯把他拉到一邊,小聲的向他說明情況。

在4小時前,王耀已經搭乘上了飛機。

“……我不知道……”
斷斷續續的聲音意味著聲音的主人的情緒相當不穩定,伊萬低著頭,兩手垂在身側,像尊塑像般佇立著。

王耀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決定,唯獨他。
在一起那麼長的時間,他完全有機會說的,但他沒有。
在他心裏,他伊萬•布拉金斯基到底是什麼?麻煩的代名詞?這樣的讓他避之而惟恐不及?

“人都走了就別再介意了,伊萬,來一起喝一杯……”率先反應過來的安東訕笑道。
好可怕,他以為伊萬是頭人畜無害的熊,沒想到熊果然還是熊,不可能吃素。
“我可以回去休息嗎?”消沉的青年閃開了安東尼奧友善的手。
“啊,好,要不要找人送你?”
仿佛被抽幹了所有的力氣,伊萬沒有回話。

法蘭西斯憂心的目送他離開,輕輕的哼起了一首悲傷的情歌,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經過這麼一打斷,派對的熱烈氣氛就像蒸發的水汽一樣無影無蹤。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是誰小聲的問了一句:

“他跟王耀是不是吵架啦?”



TBC.

留言

[C897]

呀終於撒土啦~~~~
  • 2010-09-28 01:28
  • 七夜雪
  • URL
  • 编辑

[C898]

我百感交集……TVT
  • 2010-09-28 01:37
  • aries
  • URL
  • 编辑

[C899]

...感動極了!

[C900]

看完........感動極了(喂
被丶被虐到了啦TvT
好同志你成功的虐到了阿露!(淚奔

[C902]

你終於更了嗚嗚嗚....
  • 2010-10-03 01:41
  • 喜捏
  • URL
  • 编辑

[C903]

勤奋的啊秋终于在过完十一长假后良心发现了!
仔细一看你居然使用了繁体啊!这是怎么回事远目,差点以为你和包 皮合体了

阿秋的露中就是折腾!现在这俩分开了,下一章不要直接来个“十年后”啊
  • 2010-10-07 16:19
  • Aries
  • URL
  • 编辑

发表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junejo.blog127.fc2blog.us/tb.php/285-3a110a4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ppendix

雁过留声

踩点不是谁都可以玩的囧
尽情的来吧@_<~☆

为爱呐喊

天窗联盟 魔都同人祭

时如逝水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按图索骥

崩毁的世界|棐歶 Noah's Ark|诺亚 末末|纯洁是她唯一的缺点…你信吗- - Euthanasia|有钱美少女影影-3- F.T.W|牛奶…下流…… Ant Caves|小最壮,摸头 肉&糕|日夜颠倒萌音小红 提尔唯亚|6淫 非。常口|很会画画的小乱麻 non compos mentis.|黑绵羊。 相對性理論|勃起 汐城幻境|汐城幻境 風の誓い|小佑 中俄友好條約執行部|萱草 + ReWonderland +|鱼饼子 歸塵|13 卖水管的王老板|╰七月C 老爷|好可爱好娇小却有着霸王之气的老爷啊 AA|你个天然呆

治愈萌物

長樂未央宮|柳戠 眉来眼去|loli武士 _______Ich liebe dich.|阿乙 窗外都是花|勺勺 时之沙|spicaning GreenDoll|greendoll Росситай|九海 夏の花|卡卡 夜色深沉|更夜 273K|SL 浮生半日閒|風偃 【 3 × 3 】|玖狩 inkerpape|广场2号

寻寻觅觅

Extra

其人

秋尚音

Author:秋尚音
年龄:本命年它已经过了
生日:8月25日
星座:室女座
血型:O型

★没用人
★好说教
★情绪化
★空想家

***恢复HP的INN***

★声优类★
石田彰、保志总一朗、绿川光、井上和彦、岸尾だいすけ、諏訪部順一、浅川悠、桑岛法子、皆川纯子

★角色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潘朵拉之心】布雷克
【金色琴弦】柚木梓马
【遥远时空中】安倍泰明
【Fate Stay Night】Archer
【舞hime】夏树
【Vocaloid】始音KAITO
【Tales of】リッド・ハーシェル、リオン・マグナス
【最终幻想】Squall、Sephiroth
【秋之回忆】南 燕

★配对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Fate Stay Night】Archer×凛
【舞hime】静留×夏树
【最终幻想】Sephiroth×Cloud

★和我做好碰友★ Jun's Milk Box Jun's Milk Box

畅所欲言

自言自语

万国博览会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