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Are you sure?5

现在是几点了?他睡了多久?
从未拉拢的窗帘缝有几丝光线投射在地板上,可凭那判断不了时间。

好热……察觉伊万正由身后抱着他,喷洒在后颈的吐息令王耀红了脸。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他定了定神试着拉开腰上的大手,可对方纹丝不动。

伊万需要一只抱枕,他想,又加上了几分力气,光是做这个动作已经令他上气不接下气了,他清楚的意识到他与伊万的力量相差是多么的悬殊。几次后身后的人发出一声不满的呓语,翻了个身。
撇了撇嘴,王耀捡起皱巴巴的衬衫走进浴室,遗憾的是他的衣服没有干,不过他还是将它穿上。穿戴整齐后王耀轻轻的打开门,从门缝中溜出去。


凌晨的空气夹带着树叶的气味,还有几分晨冷。半干的袜子和内裤贴在王耀的肌肤上令他更感到凉意,所幸低年级的宿舍和高年级的相距不远,只是要穿过一座小桥和一片小森林,以他平时的脚程只需要15分钟。
他必须尽可能快的回到宿舍,洗澡,换衣服,最好还能处理一下伤口——他皱起眉,直觉股间烫的厉害,并且,每走一步就有湿热的液体滑出。

“可以……在里面吧…哈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带有熟悉的桂花香的清新空气,已经能看到宿舍楼了。王耀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安下心来。

×××

37.7℃,低烧。
弗朗西斯读取了温度计上的刻度,面带同情的看了王耀一眼,“校庆太累了?你也不用这么折腾自己的身体。”
“麻烦你了。”王耀摇摇头。洗完澡所剩下的体力只够他走到保健室门口,好在弗朗西斯提早来上班,当然,他提前2个多小时出现在保健室,绝不是爱岗敬业之类的美好情操。

“约会取消了哦,哥哥有病人……别这样,下次一定补偿你……好,哥哥也爱你。”打完电话返回保健室,弗朗西斯发现王耀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哎呀,这么毫无防备的样子…真难办。”
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王耀身上时他眼尖的发现王耀脖子上的吻痕,一贯轻浮的笑容收敛起来。

那个幸运的人是谁……?校庆他只出席了10分钟,莫非在那之后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出现?根据印象弗朗西斯例出几个可能“占了王耀便宜”的对象,又一一排除,最后他决定去问问学生会长,同时也是他青梅竹马的邻居——亚瑟·柯克兰。

×××

罗德里赫扶了扶眼镜,向那个一手支着额头明显已经睡着的学生走去,此时学生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还有人试图用橡皮砸醒那个被盯上的学生。

西方文学史……就这么乏味吗?罗德里赫愤愤不平的想,长久以来面对越来越空旷的教室,寥寥无几的学生,他选择视而不见,可这个人竟公然在课堂上睡觉!
手中的教鞭在桌面上轻磕几下,见对方仍没有清醒的意思,罗德里赫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不过在他看清那是王耀后神情变得有些尴尬。

王耀一向品学兼优,在师生中都颇受欢迎,因此罗德里赫觉得相当棘手。于情,上个月罗德里赫才从王耀手中借到了文物级的民乐乐谱;于理,当着学生们的面,公然包庇王耀与他一贯的处事作风相驳。

“圆滚滚的地球,圆滚滚的地球……”
好在这时下课铃响了,罗德里赫算是放下心中的大石,并再次对这恶趣味的下课铃腹诽不止。

连王耀都在课堂上公然睡觉……看来他的课的确是没有吸引力,罗德里赫目送着学生们迫不及待离开的背影,心情有些糟糕。

Are you sure?4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Are you sure?3

并不知道怎样接才能不太狗血,不那么小言情= =
さぁ、はじまるざますよ(゜o゜)

===============

将手机放回口袋,弗朗西斯以他一贯漫不经心的步调向教学楼的顶楼移动。

没想到伊万竟然赢了赌约……他摩挲着自己下巴上新冒出的胡茬,开始为自己没有早一步行动而感到后悔。在这所学校,甚至这一片区域,王耀和亚瑟都是出了名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美人儿(确切的说,王耀更配的上美人这个词),弗朗西斯试着接近过王耀——“他实在是太纯情了!哥哥我无法对他下手!”当时他是这么下的结论,那次追求无疾而终,却开启了一场恶作剧。


“啊哈哈…你也有…啊嗯…今天啊弗朗…啊嗯…西斯!”这含糊不清的话语出自正在嚼咬汉堡的阿尔弗雷德,以往总听弗朗西斯说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受欢迎,今天总算踢到铁板啦!“惨遭滑铁卢”这句话用来形容他再好不过!

“哥哥我就算是只野狼,对温驯的小羊也有无法下口的时候啊。”面对阿尔的嘲笑,弗朗西斯良好的修养在此时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被恋人反锁在门外的只能拉我和伊万作陪的可怜男人没有资格这么说哦,而且你那时追求亚瑟也靠哥哥出了不少力吧?”

“——我是来看阿尔君倒霉的样子的。”一直没有吭声的伊万插话否认,今天他心情很好。

餐厅里这么热你还戴着那条围巾……果然已经是身体的一部分了么。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HERO必须化解现在尴尬的处境……将烫手山芋丢给伊万。
“好歹我也追到了亚瑟啊,总比……来得优秀。”他若有所指的瞟了伊万一眼,笑容中有几分得意。

“你要向我挑战吗阿尔君?”擦拭着不知从哪拿出的水管,伊万的笑容和泛着冷光的金属一般闪亮。

“那也无妨啊,我们就打赌你校庆前能不能追到王耀!弗朗西斯你当裁判!”
“哥哥我可是老师啊,怎么能跟你们同流合污呢!”
“玩一下也没关系啦!最多到时道歉嘛!”

隐隐觉得会出事……可好奇心占了上风,那份不安被弗朗西斯归结于保健老师的职业病。
恋爱中的王耀…会是怎样的风情呢?


拉开沉重的铁门,两个少年各站天台一边,神色各异。

“你们好啊。”扯了下嘴角,弗朗西斯走到护栏前随意的靠着,被夕阳的余晖染成金色的白大褂在风中扬起,好似金色的翅膀。

“……你明明说王耀很难追的。”阿尔率先打破了沉默,伊万的笑他已经看够了。
“哥哥我的确是那么说了,可能是…刚好他喜欢伊万这种型的吧。哥哥的魅力也有不懂得欣赏的人呐。”
“他有什么好的!”阿尔不甘的自上而下的打量着伊万,就是不愿承认自己输了。
“除了录音,还有别的证据哦,看看吧。”取出手机调出与王耀接吻的照片,伊万笑容满面的展示。

“呀,王耀君竟然跟你…还是在学校里!这么大胆的行为,哦!哥哥我都不好意思看了,感觉好吗伊万?是不是很甜蜜?这照片让哥哥想起了自己的初吻……哎呀…伊万也有了恋人,这么一来单身的只有哥哥一个了呢,真寂寞啊……”望着远处一片金黄的杏树林,弗朗西斯一如既往的感叹道,5秒钟后,他一扫忧郁,开始思考晚上去哪家PUB。

“咦?恋人?”伊万推开想把图片删除毁灭证据的阿尔,奇怪的重复,“我的恋人?我对他说了这是游戏哦,王耀呆呆的表情也很有趣呢。”
“没错啊弗朗西斯,王耀才不会真的喜欢上伊万呢,所以我没有输!啊啊,该去接亚瑟回家了,我先走啦!”打了声招呼,阿尔匆匆离开。
“我也该回家了…”伊万将围巾系紧了些,太阳快要看不见了,他觉得有些冷。

观察着伊万若无其事的脸,弗朗西斯欲言又止,最终在伊万的背影即将消失在楼梯口时出声叫住了他。

如果不问清楚,或许今晚会失眠。

“你真的觉得……这只是游戏吗,伊万。”
沉默了片刻,高个子少年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没错…你问这个干什么。”

可怜的王耀。
此时的弗朗西斯对王耀充满了同情,他决定明天去看看他……说不定王耀会因此接受他的追求,他乐观的想。


×××


无论发生什么,时间绝不会停下它匆忙的脚步。校庆的准备工作正紧锣密鼓的展开,托忙碌的福,王耀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回想。

“…耀?王耀?你还好吗?”
担忧的叫着友人的名字,亚瑟发现王耀的状态似乎不太好。一份行程表从2个小时前就放在他面前,直到现在都没有被翻开,更可怕的是这期间王耀保持着相同的坐姿,就像座雕塑。

他听说了一些事……跟王耀有关,并且是负面的,或许他该试着跟他谈谈。

“抱歉亚瑟。”王耀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带着歉意笑了一下,想喝口茶却发现茶早就凉透了。
“我帮你重新泡吧。”
不由分说,亚瑟拿走了杯子。

疲倦的揉着额角,王耀迅速的翻看着面前的这份行程表,并在上面标记了注意事项,他崇尚效率,因此必须把发呆的时间给补回来。
“你先回去吧,我再看一会就走。”
“……这正是我想跟你说的,这两天你是不是把自己逼的太紧了?”
将一杯泛着热气的红茶放在王耀手边,亚瑟清楚的捕捉到他握着杯把的手颤了一下。

他的朋友正在苦恼中。


“那个……其实我从阿尔那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
“我?”
“嗯…你认识一个叫伊万的一年级学生吗?”
小心翼翼的将话题带到伊万身上,他相信自己所做的是正确的,王耀需要有个可以谈心的人。

伊万。
仿佛念到这个名字都会带来痛苦,王耀的手指下意识的抵上自己的嘴唇——那上面什么也没有,可就是固执的觉得有什么残留着。

见他没有回答,亚瑟又继续说道:“…阿尔他都告诉我了,他跟伊万打了赌,赌……伊万能不能追到你,你会不会喜欢上他……这真可笑不是吗?”

他仅仅见过伊万几次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了外表,伊万的气质更让人无法忽视,无害的笑容下实则充满了威胁。而王耀……亚瑟看了他一眼,他不好评价王耀,只能说他很神秘,这可能是东方人的特色。王耀很温和,很好相处,这是受公认的。
他真的没有脾气吗?他不信。
总会受伤的……多么强的人,也有脆弱的地方。

“的确。”王耀轻轻的笑道,“我都上当了呢,这么说来阿尔是输了吗?早知道应该帮他才对。”

仔细的端详着他黑色的眼睛,亚瑟什么也没有找到,对于这种情况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要是王耀想要隐藏,谁都发现不了。

“好了,看完这些我就回去,你先走吧。”指了指门外,王耀示意亚瑟往那个方向看。
一个金发的少年正往门缝里探头。

“…笨、笨蛋,我不是让你先回去吗?!”
“说好来每天这个时间一起回去的嘛,我好想亚瑟…可以走了吗?”
回头想对王耀说什么,可他已经进入工作状态了。亚瑟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轻轻的关上了门。



谢谢,亚瑟。
朋友的好意令王耀的伪装土崩瓦解,幸好阿尔的出现让亚瑟离开了,他庆幸的想。

一个赌约,一个玩笑,一场游戏。

他不怪伊万。
是他自己不好。
比起伊万,只因为那一丁点温暖就产生了恋心的他,更无法原谅。

一滴泪水落在白色的纸上,很快晕开。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
他相信这些泪水会带走悲伤,因此之后他不会再哭泣。

“真蠢……”

Are you sure?2

没有画力,只能稍微描述一下把自己萌倒的场景= =硬要说的话,大概前传是这个
http://junejo.blog127.fc2.com/blog-entry-8.html

王耀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跑,可是,任何人被一个块头比自己大上很多,准确的说可以抵上自己2个半的家伙在后面追时……会有人不跑嘛?
汗湿的衬衫和快要抽筋的小腿令王耀相当不舒服,可他丝毫不敢放慢脚步,敏捷的就像只小鹿——不奔跑就会成为猎人的晚餐。

“小耀你别跑啊!等等我啊!”
挥舞着手中的水管,伊万感到很是纳闷,他只是想跟王耀说几句话(要做什么也等那之后)可王耀却不给他机会,于是他只能边追边用特别的,却又异常合适的甜腻嗓音呼唤着王耀,希望他能回头看看自己。

“小耀……小耀!我们都绕了3圈了你不累吗?”

“你闭嘴!别这么没大没小的叫我!”跑在前头的王耀咬紧牙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的体力已经透支殆尽,步伐渐渐放慢。
莫名其妙的家伙……!

见一辆靠站的公车快要驶走,王耀在关门的前一秒一跃而上,随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总算,今天也安全的摆脱了。


×××

学校里那么多人,为什么那家伙偏偏缠上他……好吧,或许西方人都是那么不爱按牌理出牌,王耀为自己怎么也想不通的疑问找了个勉强的理由。他拿起笔,在月历上标了个X的记号——表示又一次伟大的从伊万的魔爪下逃生,这是第6个,再集1个就满一周了。

自从那件事后——在学生会会议结束后伊万向王耀表白——王耀就开始了每天的“身体锻炼”,你追我跑的戏码每天按早中午上演,不明就里的人只当他跟伊万感情好。

他们根本不知道真相……回想起身边人不明就理的议论和伊万那张成天笑眯眯的可恶的脸,王耀无法再保持淡定,他为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咕咚咕咚的灌入极需滋润的喉咙——可惜的是即使他每天喝牛奶也丝毫不见拔高,就像被设定好了一样保持在169cm。

或许这娇小可爱的身材对于伊万是吸引要素之一。



——小耀!


噗!
一口牛奶被王耀从口中喷出洒落在暗红色的木质地板上,有一些正延着他的下巴的弧度滴落在睡衣的前襟。

他……刚刚在想什么?为什么会忽然响起伊万的声音?

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将这归罪于伊万。他拿了拖把懊恼的清理残局,在这之后不得不重新洗了一次澡。

如同前几夜一样,这一晚他也在充满伊万的恶梦中挣扎,醒来后后怕连连。


理应是神清气爽的早晨。望着镜中憔悴的面容,王耀认命的叹气。
不得不承认,伊万的“追求”(这真是名符其实的追求)给他带来不小的冲击,无论是生活,还是情感……长久以来没有人对他如此热切过…也没有人叫他“小耀”,他们都叫他“中/国”“王耀”或者——

nini。
想起曾经的大家庭,王耀感到自己的额角又抽痛了,他甩了甩头,决定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今天是第7天,他决定跟伊万来个了断。

×××

通常都是这样的,当你下了某个决定的时候,总有干扰妨碍你去执行它。
伊万不在,他没有请假,可也没有来上课。
王耀从一年级的教室走到花园,在一张长椅上坐下。

午休的时间花园里没有人,可以让他好好的梳理自己的心思……事实上他只有一个问题——
伊万去哪了?

他不知道该去问谁……伊万的同学似乎都很怕他,尤其是一个叫莱维斯的小个子男生。

如果说以前是伊万为追不到王耀而烦恼,现在就是王耀为找不到伊万而郁闷了。



将视线投向操场,一年级的学生正在上体育课,王耀不由自主的搜寻着那个大个子。

浅金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不分四季的长围巾,总是笑着的脸,奇怪的嗓音,手上的水管……

他没有想到他能够这么准确的描述出伊万的特点。
一定是因为他太奇怪了,行了,我得好好听课,英语可不是我的强项…王耀将视线拉回写的密密麻麻的黑板,就像一切并未发生。

3天后,伊万又追着他了。
王耀说不清自己是松了口气,还是觉得大难临头……他迈开步子,在相同的路线穿梭跑动。

——等一下!为什么我还要跑呢?不是正要找他吗?!

这么想着王耀停下了脚步,始料未及的伊万硬生生的撞了上去,尽管在王耀快要跌倒时他及时抓住了他的手,却因为用力过猛向后倒在了散发着泥土清香的草地上。

这是一片开垦来准备种花的偏僻土地,由于土壤不够肥沃,学生会还没有决定要种什么。

“你怎么不跑了小耀?”伊万收紧搂着腰的手,这种时候放开的人是笨蛋。
“我……我说了几次了?!别叫我‘小耀’!”王耀气急败坏的想要挣脱,“还有,你快放手让我起来!”
“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这个笨……嗯?
奇怪的发现视线换了角度,等意识到时王耀已经以跨坐在伊万的腿上的暧昧姿势,对上了伊万想要一探究竟的眼神。
“呐,为什么不准我叫你小耀?”他故意加重了那两个字的读音,王耀相信要是可能的话,伊万能马上把它们放在嘴里嚼烂后吞下。

几秒钟后,伊万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原来是这样呐……小耀~”
一直不停的跑,是因为害怕被看到这个表情吗?捧起王耀红的发烫的脸,伊万微笑着吻了上去。

还是被发现了,王耀被动的接受着,只感觉脸上的温度更加骇人。

“每次……”
“嗯?”
“每次你这么叫我,心都跳的特别快…”
“那是因为你喜欢我呀,小耀~”
“……”

为难的笑了一下,王耀终于坦白,“居然会喜欢上你,我也真是……”

长久以来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你是第一个。
或许是因为我太寂寞了吧。

“——听到了吗?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我成功了哟。”松开抱着王耀的手,伊万在他仍未反应过来前再次吻上,并将手机拍下的照片传送出去。“这次的游戏还真费时间呢,不过我还是赢了,真是谢谢你了王耀君。”
故意挡在王耀面前好让他只看着自己,伊万弯下腰,手指对着那张木然的脸轻轻戳了几下,觉得相当有趣般的笑出了声。

“下次再一起玩吧,再见了王耀君。”



坐在草地上看着伊万离去的背影,王耀一点想动的欲望也没有。
想说的哽在喉头,想做的停在指尖。



长久以来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你是第一个。

Are you sure?1

那道视线始终不曾离开。
尽管会议室很大,王耀仍旧凭着直觉在黑暗中锁定了对方的方位,只待灯光亮起便可一睹真容。

正在进行的是2周后举行的校庆方案的角逐,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展现实力的机会,因此各学级都选派了最优秀的学员参与,现场的气氛紧张而严肃。
5分钟后最后一名学员结束了自己的演讲,王耀按下开关,全场顿时一片通明,他终于得以看清整个过程中将视线胶着在自己身上的人——那是一个围着围巾,有一个大鼻子的与周围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的一年级学生,没错,他可以从红色的领带准确的判断出那个人的年级。
王耀暗自决定稍后要求亚瑟将他从工作人员的名单中剔除,他可不欢迎不认真工作的人。
年轻并不是犯错的借口。

人已经差不多走完了,王耀收起了投影仪与笔记本电脑,环顾会议室,发现那个奇怪的一年级学生还坐在座位上,埋头写着些什么。
在……整理会议记录?
王耀挪步到对方身边,正准备一探究竟,对方已经先自己一步站了起来。
“啊,你…在做记录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还来不及诧异对方的高大,王耀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问。他喜欢勤奋的人,因此不由自主的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啊?什么都可以吗?”
对方的声音软软的,与魁梧的身材形成强烈对比。
“没有问题,我会尽我所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落入早已挖掘好的陷阱,王耀露出了让人信赖的笑容。


“那,跟我交往好不好?我很喜欢你哟☆”


……怎么会有这种人。
长吁了口气,王耀将茶杯中的绿色液体一饮而尽,忘却了自己正在品茶,而不是喝白开水。
告白……告白的经验也不是没有过……可那些情书至少给了他思索如何拒绝的时间,方才的当面告白……当时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王耀已经记不清,或许他根本什么也没说,唯一清楚的是……
心脏,跳的好快。
他们之前认识吗?至少他确定自己与伊万是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说话……一见钟情?这也太浪漫了,并且,王耀根本不相信爱情能那么轻易的诞生,他更倾向于细水长流般的日久生情。

“…耀?王耀?”
修长好看的手指在眼前晃动,王耀回过神,正对上对方担忧的眼神。
“你在发什么呆啊?”

是亚瑟。

他咧开嘴,并没有直接回答亚瑟的问题,促狭的笑道:“跟阿尔达成共识了?”

“你你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去办公事,而且我跟那个笨蛋没有任何关系!最多就是学长和学弟,我怎么会喜欢他那种又蠢,又没品味,又喜欢逞强……”亚瑟兀自辩解着,王耀了解自己的朋友,深知他的傲娇病又犯了。耳边是亚瑟的“不喜欢阿尔弗雷德的100个理由”,鼻间萦绕着熟悉的龙井香气,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花了太多时间。

不该这样。
他是叫伊万·布拉金斯基吧?


Appendix

雁过留声

踩点不是谁都可以玩的囧
尽情的来吧@_<~☆

为爱呐喊

天窗联盟 魔都同人祭

时如逝水

05 | 2018/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按图索骥

崩毁的世界|棐歶 Noah's Ark|诺亚 末末|纯洁是她唯一的缺点…你信吗- - Euthanasia|有钱美少女影影-3- F.T.W|牛奶…下流…… Ant Caves|小最壮,摸头 肉&糕|日夜颠倒萌音小红 提尔唯亚|6淫 非。常口|很会画画的小乱麻 non compos mentis.|黑绵羊。 相對性理論|勃起 汐城幻境|汐城幻境 風の誓い|小佑 中俄友好條約執行部|萱草 + ReWonderland +|鱼饼子 歸塵|13 卖水管的王老板|╰七月C 老爷|好可爱好娇小却有着霸王之气的老爷啊 AA|你个天然呆

治愈萌物

長樂未央宮|柳戠 眉来眼去|loli武士 _______Ich liebe dich.|阿乙 窗外都是花|勺勺 时之沙|spicaning GreenDoll|greendoll Росситай|九海 夏の花|卡卡 夜色深沉|更夜 273K|SL 浮生半日閒|風偃 【 3 × 3 】|玖狩 inkerpape|广场2号

寻寻觅觅

Extra

其人

秋尚音

Author:秋尚音
年龄:本命年它已经过了
生日:8月25日
星座:室女座
血型:O型

★没用人
★好说教
★情绪化
★空想家

***恢复HP的INN***

★声优类★
石田彰、保志总一朗、绿川光、井上和彦、岸尾だいすけ、諏訪部順一、浅川悠、桑岛法子、皆川纯子

★角色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潘朵拉之心】布雷克
【金色琴弦】柚木梓马
【遥远时空中】安倍泰明
【Fate Stay Night】Archer
【舞hime】夏树
【Vocaloid】始音KAITO
【Tales of】リッド・ハーシェル、リオン・マグナス
【最终幻想】Squall、Sephiroth
【秋之回忆】南 燕

★配对类★
【APH国拟人】伊万×王耀
【Fate Stay Night】Archer×凛
【舞hime】静留×夏树
【最终幻想】Sephiroth×Cloud

★和我做好碰友★ Jun's Milk Box Jun's Milk Box

畅所欲言

自言自语

万国博览会

free counters